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降临之主 降临 第四十四章 试探及伪装(上)

发布时间:2019-09-26 02:36:03

降临之主 降临 第四十四章 试探及伪装(上)

黑暗,浓重深邃的黑暗。

在这里黑暗似乎不仅仅只是一种颜色,它广阔厚重,甚至给人一种坚硬的感觉。

这里是任务深区,既没有形形色色的发光植物,星月发出的光芒也无法照射到这里,沉默深邃的漆黑一直笼罩在此间,哪怕是时间也无法将这一切改变。

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普通人到了这里,在失去了视觉这一重要感官的帮助下,恐怕是会寸步难行吧?

可在另外一些人的眼里,或者说是一些掌握了神奇力量的人的精神视界里

降临之主  降临 第四十四章 试探及伪装(上)

,黑暗却并不是这片广阔区域的唯一色彩……

“嘘——”

漆黑之中显露出一双黄色的眼眸,平静的没有流露出一丝的情感波动。

红色的光芒在黑暗中荡漾了几下,冷汗瞬间便浸湿了身上的衣服,红耳环身体僵直,一动也不敢动,努力的控制着呼吸却变得愈加急促和紊乱抽搐。

两条腿的小腿骨怪异的向前反折,明显是被外力强行打断,脸颊上的肌肉密集急速的抖动,额头上也满是细密的汗珠。

剧烈的疼痛刺激着神经,需要吸入大量的氧气来保持头脑的清醒,红耳环几乎抑制不住的想要大声痛呼,但却被他强行忍住。

因为他是魔法学徒,而在他的精神视界里,不远处的一颗紫色大树的树干上紧贴着一具尸体。

尸体的侧脸紧贴着树干,垂手跌脚身体下坠,却没有顺着树干滑落在地上,这是因为有一把黑色的匕首刺穿了他太阳穴,把他的头死死的钉在了树干上。

爆凸的双眼以及如同正在嘶吼的扩张大嘴都在提醒着红耳环,保持安静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

“我问你答。”叶晓嘴角轻扯露出一丝笑容,但配合着没有一丝情感波动的黄色眼眸,这笑容落在红耳环的眼中却透露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和恐怖。

疼痛和恐惧,红耳环的嘴唇颤抖脸颊僵硬,根本就说不出话来,只能吸着气不停的点着头。

尽管此刻他完全无法理解,几个月前还只是个不起眼的下级魔法学徒,为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摇身一变成如此可怕和恐怖的怪物,但唯有努力的配合叶晓,他才有可能活下来,所以即便身体上的痛苦再怎么强烈,他还是集中了全部的注意力,仔细的观察和倾听叶晓的表情和话语。

“你知道摄魂怪吗?”叶晓的身体前倾,直直的盯着红耳环的双眼,充满侵略性和压迫力的动作和姿态,使得红耳环急促的呼吸都为之一顿……

橘色的光,简陋的木质房屋里只有一张矮钢丝床、一张半身高的木桌以及一把圆木凳,索萨的弟弟爱因斯握着长长的碳木笔在灰黄色的纸上“沙沙”的计算绘画着。

“啪嗒”一声,是房门被打开的声音,紧接着是几下不紧不慢的脚步声,爱因斯头也不抬继续着手头上的工作,虚弱的敷衍道:“知道了,知道了,我马上就睡了。”

身后的人并没有离开,爱因斯能感觉到一股沁入肌肤的冷意不停的从脊背蔓延至全身,他长长的出了口气,放下手里的碳木笔,转过身无奈的抬起头看着身后的人。

宽松的长套衫被腰带束紧,暗红色的衣服有着一块块的灰尘污渍,爱因斯皱了皱眉,抬起头,耳边却突然响起一声凄厉的哭嚎。

爱因斯一个激灵,却看到了一张有些虚幻的没有明显五官,只在眼睛和嘴巴部分有灰色圆洞的可怖面孔。

细长干瘪的双手就像是一双灰色的爪子一样,朝着爱因斯惊恐后缩的头部伸了过来……

“呼!”爱因斯猛地从黑暗中惊醒,剧烈的喘息着,心脏不停的撞击着胸膛,他甚至都能听到撞击的声音,“噗通噗通”的就像是有人在胸口上压了一块石头一样,沉闷的十分难受。

连忙打开床头的魔法灯,暖融的橘色光芒驱散了黑暗和压抑,爱因斯皱着眉头,不安的看着窗外的黑暗,心中的那股不详预感越来越强烈了……

昏暗的静室内有着简单的陈设,两排书架、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个年约六十的慈祥老妇坐在椅子上,小心翼翼的拆解绕在叶晓手臂上的被血液浸透的纱布。

“小心,不要乱动。”老妇抬起头看了看叶晓,蓝色的眼睛边上满是密集的笑纹,一头银色的发丝晶莹的像是在发光。

“嗯。”叶晓吭了吭声,同样报以善意的微笑。

“怎么受的伤?”老妇小心的解开了最后一层浸血的纱布,看似不经意的轻声问道。

“之前跟亚保罗有些冲突,后来他被我杀了,这次在任务区捕猎的时候正好碰到了亚保罗的哥哥加瓦那,嗯……”叶晓没有继续说下去,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银发老妇撕掉纱布的动作牵动破坏了叶晓胳膊上的伤口,疼痛使得叶晓皱起了眉头,而另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即使他不说接下来要说的话也不言而喻。

桌子上,老妇的右手边有一个灰色的袋子,里面盛满了绿色的粉末。

老妇伸出婴儿般细嫩的右手,抓了一把绿色粉末撒在了叶晓的伤口上,顿时便有一股清凉的舒适感取代了疼痛。

而与此同时,一层红色的光芒也渐渐的浮上了伤口表面。叶晓还注意到,绿色粉末在跟鲜血混合后,变成了一种果冻状的半凝固透明膏状的物质,伤口上的鲜血全都消失不见,胳膊上的伤痕因此清晰无比的展现在银发老妇的面前。

“嗯,的确是加瓦那的鲨齿弯刀,真是要恭喜你了,新晋的东区管理者。”老妇和蔼的笑着,按了按桌子上的响铃,拿出一个长方形的彩色印章对叶晓说道:“拉努特一会儿会下来见你,跟你交代一下作为管理者以后要注意的事项和会享受到的福利。”

“现在我先帮你补印一下编号魔纹,把你的左手伸过来一下。”老妇顿了顿,握着叶晓伸过去的左手,看似不经意的低声道:“不过还真是巧啊,这个伤口……”

“可不是嘛,真是麻烦透了。”叶晓随意的回道。

笃笃笃——

敲门声忽然在身后响起。

啪嗒。

叶晓刚要回头,身后的房门便被人打开。

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忽然从身后传来,叶晓身上的寒毛立刻竖了起来,背部的肌肉有节奏的跳动着,一种十分强烈的威胁感自身后狠狠的压迫着叶晓的感受神经。

叶晓回头,发现一个身材壮硕的络腮胡老人正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叶晓暗自猜测,这个突然出现带给自己强烈威胁感的壮硕老人,很可能就是影盟安排在此处的二号负责人拉努特,但还没等他细想,一阵刺痛便从左臂上传了过来。

“拉努特你倒是挺快的。”银发老妇收起彩色的印章,起身绕过桌子走上前去冲着来人打了声招呼,而壮硕老人的身份也果然如叶晓所想的那样。

“年纪大了就是不能像以前那么能睡了,反正没事,一接到你的通知我就下来了,到底怎么回事?”拉努特十分熟捻的跟银发老妇说着话,两人的关系似乎不错。

低头看着左臂上类似彩色纹身的编号魔纹,一丝抑制不住的笑意攀上了叶晓的脸颊,但又很快的被他收敛,叶晓面色平静的转身看着正在攀谈的两人,正好对上拉努特递过来的视线。

点了点头,叶晓没有说话,算是打了个无声的招呼。

“这边已经没什么事了吧?那你跟我过来一下吧。”拉努特看着银发老妇,后半句话倒是冲着叶晓说的。

“嗯,你就跟他走一趟吧,对你有好处的。”银发老妇亲切的笑着道。

“嗤。”壮硕老人拉努特忽然笑了一声,然后冲着叶晓道:“过来跟我走吧。”

拉努特说完便转身走出了房间,而叶晓也走到了银发老妇的身边,恭敬的道了声谢显得十分感激。

而银发老妇则始终保持微笑,显得十分亲切和蔼。

伫立在房门前,看着叶晓的身影在白色的大厅内走远,银发老妇“嘭”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喀吧吧。”

左右扭动脖子,一阵剧烈的骨骼舒展声响起。

银发老妇的身形气质瞬间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仅细嫩的白色皮肤变成了深深的绿色,蓝色的眼睛也变成了深红色,眼珠上的眼白全都消失不见,只余下针眼大小的一点瞳孔忽左忽右的移动着,说不出的诡异。

“唰”的一声,老妇的身体带出一道长长的影子,瞬间便出现在桌子后的位置上,瞳孔扩张再收缩,拿起桌子上的绷带放在鼻下贪婪的嗅着,好一会儿后才用近似呢喃的语气道:“真是香甜,太美妙了,不含斗气没有杂质,这个阶段的血液果然才是最美味的。”

“好想,真的好想……”银发老妇的身体开始颤抖,一层细密的鳞片开始攀上她的绿色皮肤,她伸出细长的分叉舌头,小心的舔舐了一下绷带上的血渍,闭上眼睛发出了一声粗重的呻吟喘息,无比回味的道:“隔了这么久都这么美味,如果是刚取出的新鲜血液,那……那……”

嗤啦——

一条粗大的鳞片尾巴撕破衣服,银发老妇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类似蜥蜴般的怪物,完全没有刚刚跟叶晓接触时的慈祥亲切模样。

嘭!

两条粗大的爪臂将桌子砸的粉碎,绿色的蜥蜴怪直接将爪子里的纱布塞进嘴里贪婪的嚼食,锯齿般的锋利牙齿几下便将纱布撕扯的粉碎,蜥蜴人忽然安静下来,闭上眼睛像是在仔细的回味口中的余味。

“吼——”

大团的粘稠唾液滴在地上激起白烟,很明显充满腐蚀剧毒,蜥蜴怪癫狂的发出不甘的嘶吼声,而强烈巨大的嘶吼声又被屋子里的隔音魔法完全阻隔,没有一丝的声音传到屋外。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在那个位置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在那个地段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离那个车站近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在哪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到哪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