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城管科长是咋变成奇葩科长的

发布时间:2019-11-10 22:09:29

城管科长是咋变成“奇葩科长”的?

从一名小小的科长竟然轻松贪污、索贿敛财达690余万元的情况来看,足以证明我们的制度还存在着漏洞和监管还存在着疲软的一面。如果制度没有漏洞,一个科长不可能一个人就能掌握如此重的“生杀大权”,让其手中持有诸多盖好公章的许可证;如果监管没有疲软和乏

赤裸裸地索贿,直接翻老板的钱包,贪污、索贿690余万元,3年玩游花去1500万元……常州武进区城管局户外广告管理科原科长丁某被检察办案人员称为“奇葩科长”。既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又是一个手里端着“铁饭碗”国家公职人员,而且还当上了一科之长的丁某,本应该可以封妻荫子、衣锦还乡,然而却锒铛入狱,相信在这样强烈的现实反差之下,称其为“奇葩科长”也并不为过。然而,人们心中的偶像,却成了“呕象”(呕吐的对象),我们不禁要问,好端端的城管科长咋就变成了“奇葩科长”了呢,究竟谁是幕后的始作俑者?作为家长而言,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情可以理解,然而过于溺爱,反而会害了他们。丁某的父亲曾有段时间每年给丁某多达200万的零花钱。这么多的钱,对于一个普通公职人员来说,不知道要在不吃不喝的情况下干上多少年才能挣到的“天文数字”。然而对于丁某来说,却是易如反掌。来钱容易使得丁某产生拜金主义而沉迷于络,最终身陷囹圄。显然,其父母的过于溺爱和要啥给啥的行为给“奇葩科长”的成长提供了第一张“温床”。而对于向丁某行贿和被索贿的企业老板们,不管他们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都客观地容忍和放纵了丁某的索贿行为,帮助了“奇葩科长”的加速腐化。试想,要是有一个老板敢于站出来说“不”,敢于向上级举报的话,丁某也不至于会发展到赤裸裸地翻老板的钱包进行索贿的地步。从一名小小的科长竟然轻松贪污、索贿敛财达690余万元的情况来看,足以证明我们的制度还存在着漏洞和监管还存在着疲软的一面。如果制度没有漏洞,一个科长不可能一个人就能掌握如此重的“生杀大权”,让其手中持有诸多盖好公章的许可证;如果监管没有疲软和乏力,其不可能会这么明目张胆的贪污索贿,而且一“索”就是近六年。显然,在这些年里,制度和监管的“空转”,为“奇葩科长”的成长提供了必要的时间和空间。从丁某入党和晋升的情况来看,其在2008年上半年还因吸毒被处理过,而下半年却成功入党,而且在2009年又晋升为科长。倘若丁某在入党时,其所在的党组织能严谨一点的话;倘若丁某在晋升时,其所在的单位能认真一点的话,丁某也不会有手握实权的机会。显然,其所在的单位也在“奇葩科长”成长的道路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客观地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当然,作为“奇葩科长”自身,无论如何也脱不了干系。倘若其不玩物丧志,不沉迷于络,不迷失自我,不搞权钱交易,不大肆敛财,不嚣张索贿,随时都能够做到防微杜渐、警钟长鸣的话,外界因素干扰再大,也改变不了其一心为民的一颗“红心”。由此可见,“奇葩科长”虽然已经被判入狱,但却给我们留下诸多警示和启迪,也给我们留下诸多的“后事”要去处理。至于如何去做,想必大家都已经心知肚明了吧。

(:沈包子)

电影
资讯
环保项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