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剑掀涛澜 第四十五章 阴阳一气近战威

发布时间:2020-01-13 17:13:20

剑掀涛澜 第四十五章 阴阳一气近战威

一剑,威力致斯!

苗王四大护卫,竟然尽皆铩羽而归!

一旁的黑衣人,看的目眩神迷,而苗王一方面的人,则眉头紧皱,此刻,他们终于察觉到了一些端倪,这所谓手无缚鸡之力的侯府遗腹子,并非表面上那么柔弱,竟然有着非同一般的战力!

“是你?!”一个惊讶中夹杂着恍然声音响起,撼天孤眉头紧皱,大步上前,看着任缥缈。

“那晚救走萧宇的神秘人,竟然是你!”

那晚的那如同天外一剑,那种剑意和那个声音,和刚才任缥缈的如出一辙!

“撼将军好记忆,是我,又如何?”任缥缈衣衫飘然,看着撼天孤。

“苗王!此人,不可小觑!”撼天孤确定任缥缈身份,回身,抱拳认真道,这并非他夸张,而是任缥缈的剑意,是他生平仅见!

苗王此刻如何不知,缓缓点点头,神色开始严肃了起来。

“那么,就由吾,来一会你”,撼天孤缓缓踏出步伐,目光之中沉稳如山岳。

“尽来!”任缥缈双手附后,霸然一语!

两人披风,随风而烈!战神,缥缈,首度交锋!半招未出!战意,却已然在风中较劲!

局势愈演愈烈!一旁的千雪鸣锋,焦急不已,劝苗王,已是不可能,而伏仔,更是不可能!了解任缥缈的他明白,这个看似淡然水波不惊的男子的面容下,是一颗骄傲而不容动摇的心!

撼天孤,突然出招!

提气,抬手,握拳,身形如同山岳铺面一般,朝着任缥缈冲去,拳风如刀,金光夺目附在拳面,朝着任缥缈心口捣去!

所有人,目光都聚集在这拳间,光是旁观,就似乎已经能够感觉到这拳中蕴藏的磅礴力道!

任缥缈面色不变,隐隐有一丝笑意,微不可查的撤步,身后附手探出一只,然后,如同鸿毛抚面一般,在毫厘之间,轻轻的拍在了撼天孤腕部!然后微微侧身!

拳空!本来击向任缥缈心口的一拳,击打在了身侧空地!

任缥缈身侧地面一声炸响,尘土飞扬!一只拳头大的洞孔深不见底的浮现!

“天苗惊天宝典!狼王印!”然而,一拳击空的撼天孤,同样神色不变!似乎早在意料之中,镇国宝典武学再度上手,竟然将错就错,反手握住任缥缈手臂!

提腿,踹膝!转臂,擒拿!手、脚、肘!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此刻都成为了强大的武器!眼花缭乱令人目不暇接的攻势!狼王印绝式,不愧为近战神招!招式连绵不息!招招攻其要穴!

然而!与狼王印无匹的近身攻势相比,此刻更为令所有人惊讶的,却是任缥缈的守势!

面对着如此疾风暴雨一般的攻击,任缥缈抬手提膝,每一招每一式,守得是滴水不进!肘,被掌挡住,膝,被脚顶住!

撼天孤的每一招,竟然好似被任缥缈提前预料到了一般!尽数防下!

“同样的招式见过两次,吾如果不能识破,愧对此生!”任缥缈淡然的声音在拳脚相击之间响起!

“是吗?!”回应任缥缈的,是撼天孤沉稳的声音!

话音刚落,招式突变!

如果说刚才是以迅猛取胜的招式,在下一秒,忽然变得诡谲!撼天孤的拳脚之间,肢体竟然变得无比柔韧!拳,从不可思议的角度,一拳击在任缥缈胸口!

“噗!”任缥缈眼睛微微一眯!双掌聚拢胸口,失之毫厘的挡在了撼天孤的拳间!

然而,撼天孤看到拳被任缥缈挡住,脸上却是水波不惊!

“纵步杀!隔山寸劲!”一声暴喝!撼天孤肩一沉,手腕猛然向前一顶!拳间金光乍起!按在了任缥缈护在胸前的掌上!

一道庞然之劲道夹杂着一股洪流玄气,砰然在任缥缈掌间炸响!气劲透过掌心,直刺胸口玉枢窍海!

“伏仔!”一旁观战千雪猛然惊呼,这一拳他见过,撼天孤曾经用这一招,将一名八窍顶尖高手,一击毙命!此刻不由的为任缥缈担忧!

“近战,吾不擅,然则,黑白郎君,最喜近!”任缥缈感受到玉枢海庞然之气携卷而至!

所谓黑白郎君,乃是阴阳一气玄功的发扬光大者,以阴阳一气为基础,在玄境近战,无敌!

“阴阳一气!一气化九百!”一声轻喝!

不慌,不忙!胸口阴阳一气猛然极运!所到之处,外来之气,竟然如同冰雪艳阳一般,化作一体!

然后!肉眼可见的,任缥缈胸口纳气!胸口微微一鼓!身形如同柳叶一般,轻飘飘的落后三丈!微笑着看着撼天孤。

无效!

苗疆战神撼天孤,百战经验,处心积虑步步为营设下的重重套路,对上任缥缈,竟然无功而返!而任缥缈至今,竟然一招未攻!

全场默然,此刻局势已然明朗,任缥缈的根基也初步为众人所推测,能够全接撼天孤一套攻势而无伤,只怕,不下八窍!

“卸力收功之法!不错!”撼天孤久攻不下,脸上没有丝毫气馁,看着任缥缈冷然说道。

“所谓战神,不过尔尔!不过倒是很聪明,以近战,打剑者,是个明智的选择,”任缥缈似嘲的声音响起。

“但是,败你,不需要剑!近战,吾亦不差!”任缥缈语落,双手画了一个阴阳,然后唇齿轻吐!

任缥缈身影如雷似电,竟然不退反进,朝着撼天孤贴身而去!

“狂妄!”撼天孤看到任缥缈的身影,眼中第一次闪过一丝怒火!

任缥缈身影瞬息之间已至眼前!化掌为拳,拳上似乎风雷之声,黑白二气迷蒙其上!

而撼天孤,岂会退却!同样握拳,金色拳芒击出!

双拳,交击!

“砰!”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在旷野震响!双方拳交之处,空气似乎被震爆!呈波浪状而四散!两人身周,地面尽碎!飞沙走石!

不少士卒,难以忍受这剧烈的爆响!耳处鲜血流下!痛苦嘶号!

然而与痛苦相比的,更是心中的震惊!

任缥缈,从这一拳来看,任缥缈的根基,竟然不比撼天孤差半分!

“天苗惊天宝典!狼王印!”

“阴阳一气!怒马凌关!”

短暂的交锋试探之后,便是各自极招上手!

攻!攻的不分彼此,守,同样守得密不透风!

然而!任缥缈的招式乍然加速!双手猛然从空中劈下!在临近撼天孤之时!却似乎乍然停滞一般,顿在空中,然后,化拳为肘!

侧身猛然一贴,尽然欺身至寒天孤怀中!然后一靠!

“噗”,一声沉闷之响,撼天孤脸色一白,却是结结实实受了这一靠!身影不由自主倒退而去!

而这仅仅是开始!任缥缈的手,一把扯住了撼天孤的前颈,止住其倒退之势!然而后回拉,另一只手,拳已然至眼前!

一拳,结结实实的印在了撼天孤的胸口之处!

“天苗惊天宝典!虚空灭!”撼天孤感受到任缥缈拳中劲道,毫不犹豫,苗疆镇国神功第二部,双腿以二字钳羊马站稳,然后,提气!丹田散尽盈若虚海纳百川兼容蓄!浑身气劲,隐而不发!

任缥缈拳上气劲玄功,尽皆泥牛入海一般陷入其内!

而撼天孤,则双手提气!任缥缈拳头不由自主陷入撼天孤胸口,体内玄功气劲,如同井喷一般顺着拳头喷薄而出!竟然难以挪开!

撼天孤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似乎是在嘲讽任缥缈悲惨的下场!

“想吸吾功力!吾,就看你能够承受多少!”任缥缈冷然一笑,然后另一只手,亦在此刻击打在撼天孤胸口!

猛然之间!任缥缈浑身元功猛提!周身,瞬间笼罩在一片阴阳之气之中,然后顺着掌心,如同奔雷一般,汹涌而出!层层沓沓,瞬间突入撼天孤胸口!

“砰砰砰!”元功猛灌,撼天孤根基纵然再深厚,也难以承受任缥缈九窍皆开的玄功之力!难以吸收尽的元功,自背心透体而出!激射四方!将无数身后树木碎石,击成碎粉!

而任缥缈,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双手,在撼天孤胸口,继续输攻!

撼天孤双脚难以立定,被任缥缈推离原地!一者双掌贴胸力推,一者巨力临身,不由自主倒退!

此情此景,看在所有人的眼中,热血沸腾!

“你不惜大耗真元!想与吾同归于尽!”撼天孤愤怒的声音,在任缥缈耳边响起!

“这,才是赌命的快感!”任缥缈哈哈大笑!

“咿!!!!呀!!!”撼天孤猛然顿足,止住退势!然后提掌,朝着任缥缈额头击去!

任缥缈眼中精芒闪过,双手猛然拽离撼天孤胸口!然后与其双掌,砰然相交!

一声巨响响起,风沙走石,一道人影倒飞而出,隐约可见,一道血线,自空中洒落!而一道清瘦身影,站立烟尘之中。

“啊!噗!”空中倒飞而出的人影落地,一口鲜血吐落,所有人眼中一道不可置信的光芒闪过,竟然是撼天孤!

撼天孤面色惨白,惊异的看着风沙散尽后的人影,他没想到,任缥缈的功力,竟然高至如此!只怕,已经跃然于九窍!

而一侧的苗王,则不知何时,已然握紧了拳头!他同样没想到,任缥缈,竟然有如此能耐!能够让苗一无二的战神,陷于劣势!

玉林市骨科医院怎么样
乐山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东莞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徐州男科治疗费用
深圳白斑病医院那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