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永镇仙魔 第二百七十五章 她暗露芬芳

发布时间:2020-01-17 01:10:57

永镇仙魔 第二百七十五章 她暗露芬芳

有光。

从远处而来。

撕开了黑暗,驱散了阴霾。

陈羲感觉自己躺在一片软软的草地上,后背带来的触觉是那么的温暖。似乎还有一阵阵轻柔的微风从脸颊上抚过,就好像多情少女的柔荑在轻轻摩挲。每一个毛孔似乎都在享受着这轻柔,享受着风放在脸上的一丝丝清凉。

风中,似乎还有什么淡淡的花香。钻进了陈羲的鼻子里,沁人心脾。

是正午了吗?

陈羲感觉光越来越强烈,他试着睁开眼睛。光从眼帘外透进来,让陈羲的视线恍惚了一下。似乎是有一个人坐在自己身边,因为她背对着光线所以看不清楚面容。她的一只手放在陈羲的脸上,手心微凉。

其实光线并不是很明亮,可是对于坠入黑暗之中已经很久的陈羲来说,这光已经足够了。而她垂着头看着自己,从耳际垂下来的发丝被风轻轻的拨弄着,划过陈羲的脸,有一些痒。那发香,缠绵缭绕。

当意识逐渐回来之后,陈羲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知道自己伤的有多重,面对邱辛安那样境界远比自己要高的对手,他已经尽了力。在昏迷前的那一刻,陈羲甚至以为自己就这样死了。

那一刻,他心中有很多的牵◆挂。

可是现在,除了身体不听使唤之外,似乎感觉不到一丁点的痛楚。这绝对不正常,即便是九色石的力量也不可能如此迅速。陈羲已经不是第一次重伤,他知道九色石的力量是什么样的。

这一次,是真的伤的太重了。

陈羲脑子里回忆起他和邱辛安后交手的那个画面,当时的他,其实抱着的两败俱死之心。面对那样的强敌,除了做好死的准备之外,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多可以考虑的了。

“先不要动,你还需要在静静的躺一会儿。”

声音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轻缓。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很独特。不是那种女子应有的清脆,稍稍有一点点沙哑,但绝不粗粝。相反,正是这一点点的沙哑,让她的声音听起来就如同天籁一般,比世上任何一种乐器演奏出来的曲子都要美妙。

“子……子桑小朵?”

陈羲听出了声音。

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和他说了不少话。陈羲是一个记忆力很好的人,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只要他听过一次,就很难忘记。尤其是,子桑小朵的声音这么特别。这个时候,陈羲忽然间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之前有那样的感觉。

他没有躺在软软的草地上,但是他的头枕着子桑小朵的腿。也不是温柔的风抚摸他的脸,而是子桑小朵的手在感受着他的温度。那阵阵花香,是她身上那淡淡的体香。不浓郁,却让人心旷神怡。他的头和她白皙的大腿之间,只有薄薄的一层纱裙。

她的发丝之中,也有一股芬芳。

“是我。”

子桑小朵的另一只手放在陈羲的小腹上,陈羲能感觉到那股温暖正是来自她的掌心。他抬起身子看了看,发现子桑小朵的手心里,有一阵阵的光华闪烁。那光很不一般,不似阳光。在微光之中,有数细小的星星一闪一闪的。就好像,她掌心里有一片银河。

“为什么拼的如此凶狠?”

子桑小朵问。

“父仇,不能不尽力而为。”

他回答。

“你像是急着去做什么?”

她又问。

“是……我以为,子桑家会面临灾难,所以想尽去通知你。半路上遇到了仇人,所以一战难。抱歉……耽搁了。不过幸好你没事。你是洗尘的朋友,如果洗尘知道你出事一定会很伤心。”

“哦……”

子桑小朵哦了一声,嗓音里似乎有一种很奇怪的情绪。她的一双美眸注视着陈羲的脸,似乎在寻找什么答案:“只是因为,我是洗尘的朋友,你就要冒险来通知我?这样做,似乎很不理智。”

陈羲回答:“你也是我的朋友。”

子桑小朵笑了笑,笑容很美,但是笑容之中似乎没有多少欢乐:“谢谢你……论如何。”

陈羲说了一声不用客气,然后两个人之间似乎就没有了话题。这只是两个人第二次见面,确实算不得熟悉。

“你怎么会救了我?”

过了好一会儿后陈羲问了一句,或许他觉得此时的气氛有些太过尴尬。他躺在子桑小朵的腿上,脑后便是一片温软清香。如果不说些什么,他觉得自己可能显得特别失礼。

“我可以观天象。”

子桑小朵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轻柔,温婉如水:“虽然我的能力被禁锢了一部分,但随着我逐渐长大,封印对我的效果其实越来越差。我只是不想告诉家里人,如果他们知道的话就会加强封印,起码在把我送进皇城之前,他们是不会允许我擅自动用自己的能力,哪怕……这是我的能力。”

她说话的时候,就好像时间的流逝都可以被忽略。

“也许我不告诉他们,只是因为我觉得除了看着星辰得到一些示之外,便整日所事事了。可是这一次,我知道自己不能再隐瞒。我看到了关家受到的灾难,所以立刻提醒家族的人。然后子桑家族都进了我们家族的藏身空间,因为子桑家族擅用星辰之力,所以这空间很特别,即便出手的是国师他也不能轻易找到。”

“你为什么不走?”

陈羲忍不住问了一句。

“本是要走的,你也知道我家里的人是不会让我离开他们的视线。但是在进空间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你来了。”

子桑小朵笑了笑,转过头不看陈羲。

“我也看到了,你将有一场劫数。”

她说:“所以,我不能走。”

……

……

就这样保持了很久,陈羲感觉到身体里失去的力气回来了一丝之后,他立刻离开了子桑小朵的怀抱,然后靠着墙壁坐好。这个举动稍显突兀了些,他没有注意到子桑小朵脸上有一抹淡淡的神伤。

“这里是子桑家临时的藏身处之一。”

子桑小朵解释道:“你和那个人的激战太过凶猛,肯定会招惹其他人来查看。若非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关家那边吸引了,可能来不及等我救你。现在咱们还在天枢城里,这暂时是安的。”

“我得回去。”

陈羲说:“洗尘还在小度山等我,如果我太久不回去的话,她会担忧。”

子桑小朵看向外面,声音很轻的说道:“我把你带到这里之前,先去找到了关烈,让关烈去小度山告诉了洗尘。我暂时让他们两个去城外藏一下,还是上次洗尘去的那个禁区。现在天枢城里已经乱作一团,你出去太危险。我之所以留下你……是因为如果你不得到好的救治,你会死。”

“我……”

陈羲摇头:“我不是那个意思……谢谢……既然洗尘安,那就好。”

“你很在意她?”

子桑小朵问。

“嗯”

陈羲嗯了一声,然后又叹了口气:“可能我配不上她,因为我心里做不到只想着她一个人。在青州满天宗里,还有一个让我牵挂的女子。我知道这样对洗尘,对丁眉都不公平,可是我……可能,我是太过自私了。”

子桑小朵摇了摇头,却没有说什么。

她的手从陈羲小腹上拿开,陈羲觉得自己身体里的力量已经逐渐在恢复。

“你体内有一股很奇怪的力量,一直在试图修补你的伤势,但是你伤的太重了,那股力量法阻挡你伤势恶化。我留下你,是因为只有我能救你……因为我是子桑家族的天女,所以没有人比我懂得如何用星辰之力救人。”

她将自己垂下来的发丝理顺,然后刻意往后坐了坐,和陈羲拉开一点距离。她坐在地上,膝盖抬起,两条线条优美的腿紧紧的并拢着。她的上半身微微向前倾斜,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胸前那一对饱满挤压在膝盖上,呈现出一种动人心魄的弧线。微风吹动她的纱裙,这一幕看起来如此的美。

“星辰之力可以救人?”

也许还是因为尴尬,陈羲开始找一些话题来问。

也许也是因为尴尬,子桑小朵很认真的回答了陈羲的问题:“不管日月,其实都是星辰。天下万物,若日月便不能出现。所以,因为星辰之力,世间才有万种生灵。星辰之力,便是这世界上强的生命之力。”

陈羲点了点头。

“你家里人会不会急着找你?”

陈羲问了一句。

子桑小朵看向他:“你急着让我走?还是急着离开?”

陈羲连忙摇头:“不是,我只是担心……担心你。你身上有子桑家族的封印,我担心你离开的太久,这封印会伤害你。”

子桑小朵笑了笑,眼神里有些羡慕:“洗尘真的很幸运,你是一个能给她幸福的男人。所以很多时候,我都替洗尘高兴。也许这样说有些自私了……因为我自己,是一个不可能拥有自己爱情的人,所以我把洗尘看成了我自己。她能遇到你,我真的替她欢喜。我不能拥有幸福,我好的朋友拥有幸福,那么我也能感受到一点,对我来说……这或许就是大的安慰了吧。”

她看向陈羲:“你不用担心,其实很早很早之前我就已经可以自己解开封印。只是我担心解开,自己偷偷享受的那一点点自由,就会重被家里人剥夺。他们是不允许我和男人有太多接触的,因为……”

她的脸红了一下,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就在这里修养吧,等到你修为恢复之后再出去。你去找洗尘,我回家族……也许这是咱们后一次见面吧,家族已经不打算参与圣皇之位争夺的事。星辰空间很隐秘也很安,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家族都不会回来了。论如何,那是我的家,虽然有些冰冷,但我不知道除了回家之外还能做些什么。”

她的笑容,温柔之中的凄婉,让人心里一阵阵发疼。

这种凄婉不娇柔做作,那么的纯净。

她没有什么心机,如果有,自己身边的贴身丫鬟都被人收买,她不会之前没有一点察觉。她是一个单纯的女子,就好像浊世之中一朵独自盛开的白莲,暗露芬芳。

陈羲想说,其实你也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可是话到了嘴边,又被他硬生生咽了回去。因为他知道,自己这句话不是安慰,而是在子桑小朵的心里洒一把盐。

两个人静静的坐着,再也没有交谈。

天津市公安局安康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牛皮癣医院
生物细胞免疫治疗
秦皇岛治疗男科方法
湛江牛皮癣医院哪家治疗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