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梦星封 第六百一十四章 牲之献祭

发布时间:2020-01-16 19:44:55

梦星封 第六百一十四章 牲之献祭

感受着这股亢奋的情绪,孟天河的心中有种说不出的苦涩。

那是他座下蜂王传递过来的,它也想飞过去,飞到它的新王的身边去。

可是,即便是孟少想让他过去,但他此时却是没有这个能力,他也只有用神魂安抚对方,同时也传递过去自己的无奈之意。

是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此刻自己的小命还掌握在别人的手中,再多的感叹又有何用呢?

蜂王似乎也是知道并不是主人不让自己过去,而是另有其他的一股力量正控制着自己和主人,所以饶是它再是不甘,却也不再将这种情绪传递给主人了。

看着新生的蜂后携具着无匹的威势霸气而来,众魔族几乎在同一时刻全部翻身跪倒在地,并且是五体投地的趴在了地上,然后以一种虔诚的语调又开始唱起了颂歌。

歌声可以传递语言所无法表达的情绪,即便是语言不通,但是就连孟天河也能够听得出其中的敬畏和称颂之意。

当距离这些魔族不到数十丈的距离之后,蜂后终于停下,开始以一种睥睨天下的雄姿发出了一阵古怪的低鸣。

当这种低鸣响起,几乎所有的魔族都开始全身急速的颤抖起来,似乎是充满了恐惧。

孟天河并不知道魔族到底为何会有如此的恐惧,反正他是一点都没有这种情绪,那种低鸣声对于他来说,还不如此前的那种霸气肆意的尖锐声音来得更有冲击性和压迫性。

对此,他也只能暂时归结为是一个种族对于另外一个种族的本能畏惧,而究竟是不是这么回事,他却是根本一点都不关心,他只是想看看,这只新蜂后接下来究竟要做些什么。

而让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这只新蜂后在低鸣了一声之后,却是在微微的吃出了片刻之后,便缓缓的飞向了魔族之中,并且似乎是在挑选着什么似的,开始在那些浑身涩涩发抖的魔族的上空不断的盘旋了起来。

忽然,蜂后的身形停在了前排的一名魔族的头顶上空,继而微微低鸣了一声之后,便立即探下头来,将它那巨大的长而尖锐的口器狠狠的刺入到那名魔族的头颅之中。

那名被刺入头颅的魔族顿时惨叫一声,继而浑身一阵抽出之后,便再也不动了,继而随着蜂后的咕咕吸食声响,那名魔族的身体也立即干瘪了下去,那具暗金色的强壮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化成了一副骨架,软软的铺在地面上。

在终于将这名魔族吸食成人干之后,蜂后似是还有些意犹未尽,又是在众多魔族的头顶上空自此盘旋了起来,片刻之后,忽然又扑到另外一名魔族的头顶,再次探下那巨大的口器,又开始吸食了起来,这名魔族同样的发出一声惨叫,继而也在不久之后化成了一具人干铺在了地面上。

如此反复,一共三次,蜂后这才终于志得意满的缓缓的飞回了蜂群之前,然后似是很满意的再次发出了一声低鸣声。

直到此时,那些趴伏在地面上的魔族们,才终于停止了颤栗和颤抖,而那为首的境魔在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吟诵之后,这才终于缓缓的从地面上爬起。

而随着他从地面上站起来,剩余的那些魔族也都如蒙大赦一般的从地面上爬了起来,却是并没有立即站起来,而是依旧跪在地面上,头还依然垂着。

孟天河知道,刚才的那一幕又是另外的一种仪式,“牲之献祭”。

通过这种仪式,也同样让他领略了魔族这种宗族的冷血无情。

其实直到了此时,孟天河还并不真正的了解到底什么才是魔族,对于魔的了解和认识,他也是十分的浅显,也只不过是局限在与沙鲁的那场大战上,另外就是眼前发生过的这些情景。

此时境魔的吟唱也已经停止,地面上的那些魔族这才终于重新站立了起来,然后纷纷站回到境魔的身后,只是头自始至终都是保持着那种低垂的姿态。

凶历的魔族,在这一刻温驯的就恍如一群乖巧的猫咪,正所谓,世事造化,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

嗡――

又是一声高亢的嗡鸣之后,那新生的蜂后终于转身,然后带着身后的蜂群朝着那滩白色的液体飞了回去。

众魔就这样呆立在原地一动未动,直到蜂群全部飞走之后,这才再一次缓缓的抬起头来。

而此时孟天河注意到,这群魔族的脸上都是呈现在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之色。

忽然,孟少只感觉身周一股大力袭来,继而他就如同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死死的攥住了相仿,飞快的朝着魔族的方向飞了过去,自始至终,他都做不出半点的反抗。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座下的那只蜂王却是并没有被一起抓来,而是被留在了原地,并且也已经可以自由的飞行移动了。

孟天河眼珠一转,随即与通过神魂沟通蜂王,让它朝着自己的方向飞过来。

而就在此时,他的耳中却是传来了那只境魔的低沉声音,“小子,我劝你还是不要耍花招了,没用的!”

孟少闻言心中顿时一凛,随即立即命令蜂王停止动作,原地待命,他清楚,如果自己真的做出激怒那境魔的事情的话,很可能自己连讨价还价的机会都没有了。

但是他也没有放弃抵抗,随即传念过去道:“你这是想干什么?难道你是想反悔了么?”

“笑话,我都已经发过誓了,还怎么反悔?”境魔似乎很是鄙夷的反问了一句,随即又威胁道:“不过,如果你做出什么激怒我的事情,那就两说了,毕竟现在交易还没有开始,我还没有问你问题,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哼哼!”

孟少心中顿时冷笑,“早知道你就这点能耐,貌似这智商也不是太高么!”

心中虽是如此想着,可却是不依不饶的道:“我又怎么知道怎么会激怒你,我只不过要带走我的灵宠而已,这又怎么激怒你了?”

黎川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徐州市铜山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治疗早泄方法
江西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玉林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