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萌娘星纪 第105章 川州第一解元

发布时间:2019-09-13 20:48:30

萌娘星纪 第105章 川州第一解元

陈伯之眼杏目圆睁,呆呆看着陈默,女人伸出手臂,似乎还想求救,可是随着冰冷的刀气一刀两断,女人惨叫着化为一道碎光,继承星名的星将一旦死亡又叫做星坠,挂在星空的星名会坠落,而本身也会成为星辰碎片重新溶于星界脉络。

那把还没有想好名字的星武短刀插入在了地上,随着星将的死亡黯淡呜咽。与此同时,洞窟忽然变亮,赤色的光芒从穿入虚空落了下来。

星将一旦死亡,其升入星空的星便会坠,那是一道可以供任何人修炼的无上星力。陈默抢先一步,站在了赤星坠落的地点,平南将陈伯之的死亡星力顿时进入了他的身体,由于陈默已经习惯修炼星力了,所以很轻松就将其控制住在体内。

转眼之间。

不可一世的陈伯之就死了。

陈默觉得可惜,要是能签约陈伯之得到天赋那也是非常不错的。不过也知道,不可能去做签下星将的美名,这种事碰到一次都要烧高香了。这是陈默第一次真正和单对单星将战斗,也是第一次所见星将死亡,心底一阵唏嘘。

悲伤春秋完了,陈默又把目光放到了白发如雪,金菊汉服的少女身上。

玲珑少女依旧不动声色,手中唐刀进入刀鞘,动作不疾不徐,甚至气息都没有一丝变化,仿佛她刚才杀的不是星将,而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蚊虫。

死了,便是死了。

要不是陈默会八卦,重现这个阵法,那现在死的可就是他了。

“多谢相助,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陈默拱了拱拳。

“我没有助你,嫣然奉命守护此阵,任何人踏入都不会手下留情。”女孩的声音就像周围的雪景,冷冽入骨。

陈默骨头都哆嗦了下。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女孩瞥了陈默一眼。

雪景顷刻湮灭,重回黑暗,女孩化作一道灵光静静悬浮。陈默走上去,轻轻一碰,这道玄冰般的灵光就冲入他的体内。跟着陈默脑海中就突然多了女孩挥刀的画面,她的刀法仿佛如同刻印一下深深刻印了灵魂深处,“断冰切雪”,“抽刀断水”,“天下无雪”,“三界分割”……

这难道是天地玄黄??

陈默一惊,弥漫在脑海的刀法眨眼便不见。

这个禁地失去了阵法依托再次回归到死寂,陈默大概看出,或许因为他破解了八卦阵的关系,叫嫣然的女孩便消解了此阵,灵光也进入了他的身体。

伏魔殿真灵?

回想之前陈伯之所说的话,陈默紧紧皱起眉。

他似乎有在哪听过,但一时也想不起来了。

吼吼。

来自黑暗里咆哮打断了他的思绪,陈默一看,失去了阵法后,在禁地里栖息的妖兽也慢慢现身,它们妖气庞大而古老,起码有阶,此地不宜久留。陈默拿了陈伯之的星界石后正要走,看到八卦阵的中心也留下了一面幡旗。

像是驱动八卦阵的法旗,陈默顺便收了这才急急忙忙离开了禁地。

离开禁地后,陈默也是彻底松了口气。此次会试当真是九死一生,他虽然预料到陈擎的攻击,但没想到星将会从中作梗,而她对自己的北斗垂涎不已。老妈打造的这把兵器看起来来历不凡啊。

不过刚才被陈伯之浪费了很多时间,不知道会试怎么样了,要是十个名额都出来,那他这一切就化为泡影了。

前方这时出现了三个人。

陈默停下。

“习玟习武,宗政英

。”

三人此时正围看着赵彦的尸身,一时有些摸不透这个尸体是机关的一环还是以前留下来的。

听到有人靠近,三人立刻剑拔弩张。

“陈默殿下!”习玟惊讶的说。

“嗯?”

宗政英和习武看到陈默也有点意外,他们刚才还在周围打探还以为陈默遭遇毒手了。

“你们三个,想联手对付我?”陈默眯起眼睛。

“当然不敢。”习武友好的一笑。“我们刚才还在讨论殿下去哪了。”

“哦。”

“殿下刚才去哪了?我们找了周围都没看到殿下呢。”习玟好奇的问。

“去了禁地看看。”

“禁地?”几人一怔。

宗政英说:“殿下你的好奇心太重了,这禁地传言有个强大阵法,就算是人皇靠近都很危险。”

“还好逃得快。不过禁地的确没什么好看的。”陈默直言,他想起现在可不是聊天的时候。“会试进行怎么样了,你们还没出去。”

“既然殿下无恙,我们也能安心走了呢。”习玟笑笑。

武关院。

大都督盘腿坐在阵法外,闭目养神。这个大都督气血稳重,一言不发。随着迷宫开启,时间推进,一天后,就有一名武者从阵法里走出来。

这名武者见到自己第一个凑齐了令牌,一脸得意。

接着,越来越多的武者从阵法里出现,这些武者有通关的也有落败失去资格的,不过没有一个武者得到了晶花。

原本在此次会试里力压群雄的陈默没能第一时间出现,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大都督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随着陈擎狼狈的出现后,大都督的笑容才消失了。

陈擎无精打采,在众目睽睽里低着头,他的神情虚弱,看起来遭受过重击,不过更重要的是他完全丧失了进入殿试的资格。

“这怎么会。”

众人哗然。

大都督也是一愣,陈擎出局,那这意味着……

陈擎看了一眼大都督,眼睛里再无之前的傲慢,剩下的一片只有失败者眼里才会出现的茫然,挫败。

“陈擎少爷,你这是碰到什么了?”大都督问。

“我输了。”陈擎一言不发找到了一个座位疗伤。

大都督皱起眉。

“陈默殿下怎么还不出现?这考核难道对他这么难吗?”

“陈擎都失败了,有这么激烈吗?”

“难道出了意外?”

武关院流言四起。

过了许久,终于阵法里再次出现了几名武者。

习家兄妹和宗政英毫无意外的交出令牌,他们实力在川州雄厚,获得头筹不出意外,只是让大都督意外的是,过了这么久,居然还没有一个武者能得到晶花。

大都督正要发问。

这时,只见习家兄妹和宗政英站在两旁,神色恭谦,仿佛在对人施礼。跟着,阵法中就出现了一名男子。

稳重。

比以前更要稳重,多了一分冷冽。当他一出现,所有的武者只觉得沸腾的气血一寒,好似被丢到了冰天雪地里。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惊奇的望去了出现的人。

大都督眼瞳一缩。

这个人还能是谁。

正是陈默。

陈默大步朝大都督走去,得了八卦精髓的他,如今更显得干练,稳重,言行中已经有了大宗师的气度,玄气凝聚在头顶开出两花,竟然已经圆满境界。

修炼的进展可谓惊为天人。

“恭喜殿下在迷宫试炼里又进一步。”大都督笑着恭喜。

“这次考核让我终身难忘,我很感激啊。”陈默哈哈一笑。

大都督眼睛里闪烁奇异的光。“这么说,陈默殿下应该是拿到晶花了?”

“这个吗?”陈默手腕一翻,晶花翻出。

大都督抱拳。“殿下果然不负众望。”

“过奖了。”

“那么此次川州会试,卑职宣布结束,获得川州解元的举人为陈默。”大都督环绕全场,掷地有声对所有武者宣布。

无数的羡慕的目光注视着陈默,成为川州第一进士解元,这个荣誉可就太大了,未来是能在神武举上留名的,青史不灭的名。

陈默却显得很平静。

川州解元不过是进入殿试的第一步,仅仅是开始罢了。

……

“恭喜,恭喜,陈默你得到解元了,本郡主就知道川州解元是你的囊中之物。”

出了武关院,得知这个消息的廷南苑和秦少虚已经恭候多时,一见到陈默,舞阳郡主就兴奋的来道喜。

秦少虚含着笑,亦是好奇看着陈默。按照他的看法,陈默要想得到川州解元可不是什么囊中之物,应该并不轻松。

“这次只是运气好而已。”陈默发自内心的说。

“武者的实力哪有什么运气啊。”廷南苑不以为然。

陈默也不解释,望着秦少虚道:“此次会试结束,我需要休息几天去做其他的事,我们的约定推迟几天怎么样?”

“没有问题,看来这次会试应该让陈默兄弟受益匪浅。”秦少虚微微一笑。

“那就这么说定了。”陈伯之的星力还在体内蠢蠢欲动,脑子里嫣然的惊艳刀法也是难以磨灭,陈默现在需要时间尽快消化。

和秦少虚交代一阵后,陈默告别他们。

此时此刻,陈虎豪因为自己儿子落败而大为震怒。

“怎么会,你居然输给了他,难道那个陈默就真的这么厉害,连赵彦都阻拦不了。”

“父亲,这陈默背后恐怕有一个厉害的人物在帮他。”陈擎回想自己被陈默一拳打败就无比沮丧。

“哎,我们还是算了吧。这陈默我们是对付不了他了。”陈虎豪认输,几次暗杀都失败,他实在没有勇气再与其为敌了。

“这长洛,他若是要就给他吧。”陈虎豪仿佛苍老了十多岁,颓然坐在椅子上。

陈擎默然不语。

小孩子不消化吃什么好
心脏梗死能治吗
幼儿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冠心病不能做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