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刀剑神域——背叛 章02

发布时间:2020-01-13 15:29:23

刀剑神域——背叛 章02

“1,2,3,4……”

广场对面的复数个高墙的缝隙间,有数片很深的,遮挡住阳光的阴影。我处在这片很少有人注意的阴影下,仔细清点着聚集在托斯卡纳喷泉广场玩家的数目。

“一共四十四人。”

那家伙到底去干什么了啊!我恼火地握紧右拳,忿忿地砸向右前方的大理石砖块。

今天早上,在我换衣服的时候,来自琳奈的一条消息差点让我把WHITEQUEEN’SLANCE——我的主武器给折成两段。

不好意思,会议上的内容回来可以给我讲一下吗?这是她的原话。

说好的团队精神呢?说好的队友呢?

“算了,那家伙只要组队战斗的时候能照顾到我的后背就好。”

说回来,当初跟据我对Boss行动模式和战力对比的分析,这点人数一次通关根本没有任何可以纠结的地方。按照正常的战斗顺序,应该是将所有人分成好几个小队,然后进行轮番的进攻和回复。如果这些人都按照我想象中地那么有实力的话,估计能够在前几个回合保持最佳的状态将KOBOLD——也就是红妖精领主,我们要挑战的BOSS压到最后一条血线,并且将亲卫军的进攻瓦解。

问题就在于,能不能一个人都别死。我下意识地咬紧了手指甲。毕竟这可是赌上性命的战斗啊。

正思考的时候,坐在后排的一名黑发的剑士忽然转过头来。我神经一紧。然而他冰冷的视线好像似乎没有注意到我,而是不经意地瞟了一眼高墙的上方。

上方?

视线不由得地从众多的男性玩家中转移到了高墙上的,脸上画着三道胡子的女性玩家身上。她似乎早就已经注意到了我的存在,冲着我做了一个滑稽的鬼脸。

阿尔戈?

我朝她做了一个疑惑的表情。金褐色的短发少女先是一愣,不一会儿,她狐狸一样的脸愉快地笑了起来。她伸出钩爪,朝我勾了勾手。意思是让我上去。

望了一眼四周,附近并没有什么可供攀爬的粗糙的表面。平时如果遇到这种情形,我都是借用琳奈的钩爪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很不巧的,今天这个冒失鬼又在我不注意的时候溜了。

我再次朝阿尔戈望去。她看着我无能为力的样子,又禁不住笑意露出了戏谑的表情。她手一松,一个金属质地的东西垂直地向下落去,我双手猝不及防的接住了这个意料之外的协助——若是平常,她是绝对不会帮我解决这些事情的。

谢了。我一边朝着她点头致意,一边用钩爪对准高墙的一角,按下机关,金属和皮革绳摩擦刺耳声音随之响起。我的身体随着我平伸的左臂像妖精一样飞了起来,在空中划了一个不太美观的弧,朝着高墙的边缘落去,我凭借双腿的力量再次在边缘一跃而起,降落到并不宽裕的高墙平面上。

“于是,找我有什么事吗?”我把刚刚借用的钩爪丢了过去,甩了甩刚才因为钩爪的拉扯而感觉略有不适的肩关节——就算游戏里的痛感已经被减轻,像这种现实里面剧烈的运动带来的后遗症状还是很强烈的。

“看来你的女朋友跟你好像不在一起呢。”

“同样的玩笑对长枪士来说是无效的。”

她毫不介意地再次尖锐的笑了出来。明显的鼻音和尖细的女性声音在我的耳中不断地回荡。我的身旁吹起了一阵轻微的风,后背上为了隐藏自己的装备而穿上的披风毫无征兆地飘了起来。我连忙学着阿尔戈一并坐下。幸好,因为刚才的笑,她并没有发现关于我装备的情报。

“琳奈让我把它交给你。”

她从后背的背包里拖出一个长布袋,我伸出手接过来。“是什么?”

“不知道哟。”她拖着鼻音说道,“怎么,你也不知道吗?”

“嗯,而且我现在也没有必要知道。”我答道。“话说回来,琳奈是什么时候让你把这个东西交给我的?”

“一小时前。”她平和地说道,“顺便一提,刚才的情报要20珂尔哦。”

我的喉咙之间仿佛卡住了什么似的说不出话来。许久,我摸出几个硬币,交到阿尔戈伸出来的手掌心里。“谢谢。”

“为什么你要道谢呢?”

“不为什么,你能告诉我这个情报我就很感激了。”

“哦。”

情报商和信使的工作还真是绝配呢。

“再见了,白枪士。”

如同她的装扮,她就像一只狡猾的狐狸一般,在与我这个谜一样的人短暂的接触之后,便以极其敏捷的身手配合着钩爪跳下高墙,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所有的人都在努力地活着呢。”我负三十度角俯视着正举行会议的广场,吐出一口气,感叹道。然后一个转身,攀着高墙的边缘跳回到了那片深深的阴影里。

会议终于在以迪亚贝尔为领导的玩家对胜利渴望的吼声中结束,我作为一个不显眼的参加者在周围悄悄地销声匿迹。会议上似乎有一个名为“牙王”的男人对封测玩家展开了声讨,然而没过一会儿就被一个高大的名为艾基尔的战斧使驳回了。

估计会被立刻当作敌人吧,如果当时把自己曾经是这个游戏的直接测试者的事情说出来的话。

西方天空上的太阳缓缓下落,我朝着城镇的一角踏出脚步。

晚上七点,旅馆楼下的餐厅里。

“封测玩家?指的就是那些优先登录了游戏的人吗?”琳奈忍不住在我的陈述里插嘴道。

“嗯,看来所有的玩家对他们都很仇视呢。”我捧着从贸易商店里免费发放的,由阿尔戈编撰的第一层BOSS的攻略本答道,“虽然他们也应该死了很多呢,毕竟已经有两千人死了嘛。”

其实这种仇视在他们的眼里不无道理。

就像现实中那样,小市民对于那些比他们强上好几倍的资本家都有一种仇富的心理。究其原因,无非就是资本家利用自己先到先得的资源,肆意地扩大生产从人民手中赚取利润。对于封测玩家,独占高效率的狩猎场、拥有大量封锁了的珍贵情报——从这一点上来说阿尔戈是一个好人,虽然情报贩子在大多数人的眼里评价不高,然而愿意将这些情报散播出去,无论是收取金钱还是分文不收都比那些生怕别人得到情报而变得更强的人要善良得多,这样一类的事情激起了大多数人的愤怒纯属正常。

“这样的啊,那么为什么有那么多这样的人死了呢?”

我摆正了身姿,直视着面前黑发棕瞳的少女。琳奈的脸上露出的求知的神情引起的我的认真不亚于我面对危险时展现出来的严肃。

“琳奈,知道为什么你跟我需要共同组队行动吗?”

少女沉思了一小会儿,然后答道:“因为我们是从8岁就开始认识的青梅竹马嘛。”

“强者永远只会面对最强的危险。封测玩家也是一样。有的时候,事情会出现意想不到的状态。只有最为镇定的人,才能不断突破危险,生存下来。然而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我低垂着头,身体不住地颤抖着,“很多人,就这样,慌乱着在混乱中死去了。”

“彻一。”

“我不想让你陷入危险。”

琳奈的眼睛深处闪过一丝惊慌,她的脸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跟我现在的状态一模一样。“你你说什么,呢?我好歹也是跟着你走到现在的,面对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

“等到那个时候一切就都晚了!”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就这么在琳奈小小的房间里喊了出来。

“一整个早上,我都在城镇外圈找你,以为你去了刷怪区找稀有道具。”

我的眼中不知何时已经盈满了泪水。

“会议一结束,我就跑来旅馆。看到你在旅馆房间里的时候,我真的好开心。”我直起腰透过模糊的视野,琳奈脸颊上的一片霞红似乎成了世界上最温暖的东西。“你还活着,太好了。”

还没等我擦去泪水,一具纤弱的身体紧紧地抱住了我。

“笨蛋,我怎么可能像你那么犯傻。”

琳奈的眼眶红红的,许久,几滴晶莹的泪珠打湿了我的右肩。

回到自己的房间,已是晚上十点。拖出操作窗口,我在略感生硬的床上缓缓躺下,一个长布袋在我的双手中显现出来。我去掉了包装,物品的实体在蓝色的光粒子之后显现出来。

是一把木制的弓。这家伙,还记得我喜欢弓道这件事啊。

一定要,让琳奈活到这个游戏通关的时刻。

就这么想着,疲惫的意识已经支撑不起一天的消耗,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江宁区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海南省肿瘤医院怎么样
大庆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西宁治疗牛皮癣价格
上海著名的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