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大夏王侯 第九十七章 正义的佛者

发布时间:2020-01-13 16:55:17

大夏王侯 第九十七章 正义的佛者

宁辰身前,女人面色扭曲,身子不断地剧烈挣扎着,却被掐住了喉咙一句话也説不出来。

断裂的手臂鲜血哗哗流淌,震骇人心。

就在这时,一声佛语轻叹响起,“施主,得饶人处且饶人,还请住手”

突来的声音,吸引了在场每一个人的目光,转眼望去,只见一位布衣和尚出现在门前,面容年轻,满脸慈悲,缓步走来。

“凭什么?”宁辰转过头,淡淡地问了一句。

“上天有好生之德,还望公子能慈悲为怀”布衣和尚驻足,躬身道。

“上天有好生之德那是上天的事情,关我屁事”

话声落,宁辰抓着女子的另一只手臂,咔嚓一折,鲜血再涌。

“她打明月一巴掌,我废她双手,公平公正,上天又能説什么!”

冷酷的眼神,无情的话语,刺激着在场所有人,宁辰的脸色冰冷而又可怕,让人不禁浑身发寒。

“阿弥陀佛,施主,你杀性太重,已将入魔,贫僧不能再放任你为祸世间”

一声佛号,佛亦言怒,布衣和尚身子一动,探手出招,顿时罡风凛冽,逼面而来。

“当”

墨剑出鞘,挡在佛掌之前,宁辰眼一凝,缓缓道,“金刚不坏体”

肉身撼剑芒,布衣和尚佛掌丝毫无伤,坚如钢铁。

“你是度厄寺的弟子”宁辰脸色沉了下来,他的运气真是不错,又遇到了一位至强先天的传人。

那座破庙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贫僧悟觉,今日定要为世间除魔”

悟觉掌一动,梵音起,周身金色佛光灿烂如圣,普照百丈。

“佛言圣功,如来照天光”

“愚蠢”

宁辰冷声一哼,墨剑凝霜,一剑刺向前者双目。

“当”悟觉眉头一皱,举掌挡住墨剑,佛门名招却也因此被打断。

宁辰剑回转,招招不离悟觉双目,一时间,逼得后者一退再退。

“奸佞邪妄,猖狂不改,悟觉岂能容你”

话声落,佛者闭目,金光灿然,漫天梵音中,一座庄严圣佛像出现身后,正是昔日佛祖度厄之招。

宁辰凝神,剑引寒霜,雪花激荡间,周身功体提至巅峰。

“轰”双招对碰,金光耀世,却见墨色光华破开金光,直接刺向悟觉右目。

闭合的双眼无法寸进,宁辰右掌一翻,松开手中剑,旋即一掌推向墨剑之末。

“嘭”地一声,佛者退后,眼皮之上,一滴殷红的鲜血悄然淌下。

金身已破,银色剑气瞬间而入,悟觉身子一颤,口染朱红。

“正义的佛者,此刻你的佛又在哪里”宁辰一剑震飞前者,冷声道。

觉悟连退十数步,一口鲜血呕出,刹那之后,神态萎靡下来。

魔者留情,佛者难行,是对佛者最大的讽刺,今世的佛,又修到了哪里。

铿,墨剑归鞘,宁辰扫了一眼周身之人,给掌柜留下一锭银子,旋即便拉着xiǎo明月上楼了。

咣当一声,房门关闭,宁辰这才脚下一个踉跄,嘴中鲜血溢出。

“你怎么了”明月吓了一跳,赶忙扶住前者,焦急道。

“没事”宁辰勉强一笑,好厉害的佛门圣招,好厉害的金刚不坏体,若非这xiǎo和尚战斗经验不足,今日谁胜谁负尚且难料。

度厄寺的秃驴们果然都不是好对付的,怪不得大夏的一位武侯要始终守在那里。

宁辰闭目调息了片刻,强行压下伤势,许久,缓缓睁开了双眼。

眼前,xiǎo明月眼中还有着担忧,脸上的巴掌印也越来越明显,宁辰心中闪过一抹自责,他説过要保护她的,却让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还疼吗”宁辰xiǎo心地抚着xiǎo女孩娇嫩的脸,柔声道。

“不疼了”明月摇了摇头,回答道。

“让你受委屈了”宁辰歉意道。

“没事”明月咬了咬嘴唇,忍着泪花道。

宁辰轻轻将xiǎo女孩揽入怀里,坚定承诺道,“不会再有下一次!”

“恩”明月终于忍不住流出泪来。

一朝帝王,却在此受辱,xiǎo女孩已经忍了很久。

宁辰轻叹,心中异常不是滋味。

“差一diǎn忘了,你的鱼”宁辰从怀里拿出烤好的鱼,刚才顺手揣在怀里的,幸好还没凉。

明月从前者怀里起来,破涕为笑,拿过已经扁扁的烤鱼,很珍惜地吃了起来。

宁辰拉着xiǎo女孩来到床前,让其坐在床上,自己顿下身子,旋即生之卷运转,银色光芒顺着左手源源不断没入xiǎo明月脸上的巴掌印中。

明月只感到脸上凉凉的,方才火辣辣地疼痛感很快减轻了不少。

宁辰从自己怀里取出了一枚护身符戴到了xiǎo女孩脖子里,这是他醒来时就有的东西,和那枚月形玉佩绑在了一起,应该是长孙在他昏迷时放在他身上的,如今他用不到了,送给xiǎo明月,算是一个xiǎoxiǎo的礼物。

“明天,我们就要去大夏了,可能会有危险,不过,我会保护你的”宁辰轻声道。

“好”明月没有反驳,她知道宁辰的主意是不会改变的,他虽然对她很好,甚至百依百顺,但在这些原则问题上,绝对不可能有任何妥协。

“赶紧睡吧,明天早上还要赶路”宁辰揉了揉xiǎo女孩的头发,道。

“恩”明月乖巧地躺了下来,双眼随之闭上。

宁辰走到一旁,熄了烛火,旋即走在床边不远的桌前,坐了下来。

今日一战后,他才发现,对上这些先天传人,他还是有些勉强的,他练过的招式太少,唯有剑供奉教过他一招,生之卷上有一招,可惜他尚未练成,而且就算练成也不能使用。

代价太大,他承受不起。

另一卷天书,尘之卷上记载的招式要求又太高,非先天不能练,对于如今的他来説没有任何帮助。

为今之计,想要尽快提升实力,最好的办法就是要尽可能地得到一些招式的修炼之法。

这并非容易的事情,世间的修炼之法绝大部分都被各方势力掌握,想要夺取,恐怕要付出不xiǎo的代价。

在这个世间,他唯有在燕亲王身上,从未见过其他人的招式,前辈的才情已不需要修炼他人之招,所有的招式都是自己所创。

想到这里,宁辰突然想起,当日在沙漠中看到的那两道惊天的剑气,一道肯定是前辈的,另一道仔细想想,也能推断出大概。

天下之间,剑道高度可媲美先天者,唯有剑城的那把剑,前辈去沙漠之中是为了寻找一把沙剑,剑城的那把剑很有可能也是同样的目的。

只是,不知道如今前辈的情况如何了,他説过寻到那把沙剑后就会来找他,可是到了如今,前辈还是没有出现。

对于前辈的实力,他是毫不怀疑的,可是,剑城的那把剑是可以比拟天下那五位至强先天的绝世强者,他难免会有些担心。

回到大夏后,他要尽量想法打听一下前辈的消息,实在不行,就只有求长孙帮忙。

一夜的时间很快就过去,第二天一早,xiǎo明月醒来,两人便上路了。

明月不愿意这么快就去大夏,所以大部分时间都要求自己走,宁辰也由着她,唯有等xiǎo女孩困了累了的时候,才会背起她,加快脚步。

一位武道七品的强者全力赶路时的速度是很可怕的,况且宁辰修有生之卷,根基天下无双,真气恢复的速度要较寻常七品快了不少,一路上基本就不用休息。

两日一夜后,即便xiǎo明月不配合,两人也到了两朝的交界处,北丈原。

这是两朝当日战争的地方,到处都可见到断裂的战戈和旌旗,数百里的北丈原埋葬了太多大夏将士的尸骨。

孤夜冰寒,冷月独照,北丈原的夜,冷的让人生畏,寒风呼啸,阴气刺骨。

宁辰牵着xiǎo明月走在北丈原中,看着将士的尸体铺的满地都是,十万善战之军一日间被屠杀殆尽的只剩不到四万,难以置信的大败,让北丈原彻底成为一片不归之地。

两人默默地走在城中,一颗心渐渐沉沦。

一步又一步,看到只是折断的战矛,年轻的面孔,看不到死亡恐惧,唯有逝去前,对远方亲人的不舍。

“吾血吾骨从此舍了,苍天有怜,望死后化为战魂,永世护吾大夏疆土”

战亡的将军身边,二十七个血字写在残破的旌旗上,宁辰默默俯身,拿起地上染血的旌旗,心中沉重。

“北武侯该死”

宁辰双手捏的咔咔直响,数万将士的尸骸至今不能入土,北武侯罪恶,万死难赎。

xiǎo明月沉默,一diǎndiǎn将满目的苍凉看在眼中,面对满城用生命守护身后疆土的将士,一切言语都显得苍白,所有的立场之别,所有的阴谋算计这一刻都已经随着逝去的生命尽化虚无,剩下的唯有对用鲜血保家卫国的将士最深切的敬重。

“不该有战争的”明月轻声道。

“你若掌权,当以百姓之忧为先,我不知道国家之分是对是错,但是战争的存在毫无疑问永远都是错的!”宁辰沉声道。

明月diǎn了diǎn头,将宁辰的话听进了心中。

(ps:求打赏!!!)

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颍上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妇科医院排行榜
郑州好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疆治疗阳痿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