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资本市场2008年多米诺骨牌效应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0:36

北京。从CBD到金融街的数公里内,众多投资公司的招牌林立,掌管着成百上千亿资金的投资人成为财富新贵。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金融风暴将他们的财富梦变得更加遥远。纳斯达克、香港联交所闪电步入熊市,纳斯达克5年来首次跌破1500点,美股纷纷暴跌,同期上市的中国概念股也开始了大跳水的过程,其中包括分众传媒、航美传媒等赴港上市的企业均出现了高达80%的资产缩水。

清科研究中心最新的数据显示,受到海外金融风暴和境内资本市场调整的影响,2008年1至11月中国境内外上市的企业仅有113家,总体情况低迷,而境内外上市数量以及融资额也出现大幅缩减,分别创下了3年来同期的最低点。

从上半年创业板的呼之欲出到熊市中的铁定不推,从高至几十倍的市盈率到目前的低估值,处在宏观经济神经末梢的投资人不痛则已,一痛牵及全身。

2008,突然失重的市场

12月23日,根据境外媒体的消息,由于投资者纷纷避开股市,全球2008年IPO规模已经下降了72%,低至828亿美元,远远低于2007年的2994亿美元,为5年来的最低水平。同期,包括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在内新兴市场的股票发行总额降幅也高达68%。

“上市融不到资,那么IPO就失去了价值,谁还会去呢?”一位国内的基金合伙人一针见血地说”。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初,就有不少专业人士指出,这与美国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几乎如出一辙,甚至影响更加严重。可以说,正是前景的暗淡与信心的缺失加速了美国经济的衰退,并进一步蔓延至全球范围,包括此前一直保持相对独立的中国。

在创投群体对市场前景不看好的情况下,选择在2008年IPO的企业受伤在所难免。

2008年3月,内地民营钻油机生产商宏华集团在港交所主板挂牌当日股价报收3.5港元,较发行价下跌了8.62%;10月,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等投资的人和商业在香港联交所挂牌时,当日的交易价格仅报收1.1元,跌破了红杉资本入股时的价格,比招股价1.13元还低2.7%;12月,南亚矿业IPO一延再延,自降身价11%后,其股份公开认购率仍只有90%。

困惑与进取的博弈

回顾即将走完的2008年,有两个名词是在提及风险投资时不得不记住的,那就是——创业板与奥运概念。

“如果没有奥运概念,没有创业板的期待,或许中国的风险投资在今年就不会崛起得这么快,”上述基金合伙人表示,“也就不会出现所谓的‘疯投’和项目估值盲目追高的局面。”

追溯到2008年4月,证监会发布的一份创业板规则征求意见稿以及国人对于奥运板块的追捧令无数投资人为之振奋,世界各国的资金纷纷涌入中国。根据ChinaVenture的数据,仅第二季度,中国创业投资及私募股权投资市场募集完成的基金数量达到了24只,环比增加71.4%,其中,首轮募集完成的基金数量就达到10只,募资金额呈现爆发式的增长,达到62.49亿美元。与此同时,市场竞争的加剧和企业估值的水涨船高也开始逐渐凸显。

然而好景不长,在奥运概念平稳告别后,数据在四季度出现了转折,11月,美元基金的募集首次从数据上消失,当月募集的基金全部来自国内,仅其中一项贵州毕节试验区产业基金就计划募集150亿人民币的规模。

“实际上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不少的LP都会对基金做重新的评估和衡量,当新基金募集第二、第三期的资金时,LP出于对风险的考虑,进程很可能就会放缓。”美国光速创业投资董事总经理表示,目前市场上已经有不少基金因为LP的关系而放缓自己投资的速度。

由此带来的就是回报周期的延长,“毕竟我们是管人家的钱,现在不做投资的话会错过机会”,霸菱亚洲董事总经理曾光宇告诉记者,但是如果做投资的话,那么或许可以进去抄底,“只是没有人知道哪一个才是底”。

行业的标志性人物沈南鹏向媒体表示,此次的金融风暴是之前三十年都没有过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的投资人应该开始考虑,“在没有IPO的情况下,该怎样去投资”。

2009,信心考验

危机从来都与机会并存。

越是金融危机的时候就越是行业发展的好时机,风险投资行业也不例外。

来自美国的消息却并不这么乐观,根据美国风险投资协会(“NVCA”)12月中旬公布的调查报告,96%的风险投资公司将在2009年遭遇融资危机,而IPO市场则在2010年前都不会开放。更为悲观的声音则表示,这轮金融危机可能将使硅谷的风险投资行业消失,因为未来风险投资存在的基础已经不复存在了。

果真悲观至此吗?显然不是。凯鹏华盈董事周炜向记者表示,不管形势怎么变,风险投资都会永远存在。“创造力可以算是推动时代前进的动力,而从风险投资这个行业来说,风险资本则始终都是推动世界往前走的一个力量。”周炜表示,而在中国,风险投资从来都不缺少投资的项目。

实际上,正如深圳证券交易所副总经理陈鸿桥所说的,在中国沿海的不少中小企业陷入困境之际,融资渠道的通畅将决定企业的生死存亡,而其中,来自风险投资的大力支持将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就好比在寒冬里面,卖羽绒服的一定希望天越冷越好,在下雨的时候,卖雨衣的一定希望雨下得越大越好。”扬子资本北京首席代表周家鸣表示,对于投资人而言,任何的环境下都会有一些行业能够从中受益,重要的是如何发现这样的行业,将自己转变成受益者。

富鑫国际合伙人刘坤灵则指出,在美国次贷风暴尚未真正落底的时候,中国的内需将成为下一步推动全世界的重要力量之一,幸运的是,政府已经开始做这件事情,虽然4万亿的投资很多不见得VC、PE能够参与,但是在基础建设好的时候,后面就有很多机会出来了。

醉过方知酒浓,有些人只有在投资之后失败了,才能明白投资并不是那么容易,刘坤灵向记者表示,对于2009年甚至更远的未来,他们依然相信市场可以恢复再创新高。

记忆犹新的是,在不久前清科的年度论坛上,当记者上前采访赶来参加颁奖礼的沈南鹏时,架着一贯的圆框眼镜、梳着大背头的沈南鹏在礼貌地打了招呼后,便留给记者一个西装革履的匆匆背影。或许这正如2009甚至更远的未来,中国的VC与PE新贵们将更加充满理性,也将更加匆忙——匆匆赶路,匆匆前行。

陇南牛皮癣治疗方法
新疆牛皮癣治疗方法
朝阳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陇南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新疆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