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无痕相思 第一百章 峰回路转

发布时间:2020-01-16 18:31:31

无痕相思 第一百章 峰回路转

受伤躺在那里的寒雪望着自己的父亲寒长恭受伤还要和白夜战斗,以及两位很疼爱自己的长老此时竟然在生死相残,今天发生的一切完全摧毁了她的人生观念,那种崩塌让她完全失去自我,只剩下了目瞪口呆。

楚幽语自然观察到了寒雪的状态,她非常的明白,因为以前她也是这么经历过来的,从一个无知的少女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其中的转变是非常难受的。没有再次劝说,用心地开始疗伤,大量的绿色真气在楚幽语的控制下,准备地进入寒雪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寒雪的伤口快速愈合。

鬼影时刻关注场上的战斗情况,尽管此时落入下风,但是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给人的感觉永远是那么的沉着、冷静。

劝退白家两位长老的白军,双手放到两位的肩膀之上,持续了好一会儿。不远处的鬼影看到此场景,嘴角竟然露出了一丝笑容,很诡异,很快就不见了。

白家两位长老见白军过了好一会儿,还没有上前战斗,其中白军的师父问道:“白军,你还愣着干什么?上前去战斗啊!”

另一位白家长老也催促白军不要耽误时间,纠缠了几百年,今天终于可以毁灭了寒家这个大敌,想到这里两位老人心里不由地兴奋起来,脸上也露出喜色。

“嗯,谢谢师父和师叔对我的栽培。”白军望着前方,两位老者无法看见他眼神里的决然和狠辣,双手轻轻地拿下,然后脚步轻轻地往后退去。

白军的话和举动让两位老者很是奇怪,有点搞不清情况,白军的师父转过身,对还在后面的白军喊道:“白军,你搞什么?”

突然,白灵的师父发出惨叫,白军的师父急忙望去,发现他的师弟脸色漆黑,黑色还在不停地流动,嘴角不停地流血,刹那间就开始吐血,双手因痛苦抓破身上的白袍,撕裂身上的血肉,黑色不断传遍全身,原本白色的老者变成了瘦弱的黑人了,嘶哑的声音传出:“死气……”

然后白衣老者的身体慢慢缩小,最后一团黑火出现,把老者燃烧的只剩下了地上的一团黑斑,非常的诡异。白军的师父看到这一幕,发生的时间太短,还没有反应过来,等他回过神来,他的师弟已经消失在这个世间了。

“师弟!”白军的师父喊声里充满了悲伤和愤怒,两人相处几百年,形影不离,感情深厚,比亲兄弟还要亲,然而现在竟然活生生地死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却无能为力,他好恨!

现在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报仇!可是找谁报仇了?白军的师父迅速冷静下来,几百岁的岁月不是白活的,刚刚白军的怪异举动让他感觉到诧异,现在白军更加值得怀疑。凶狠地目光直接投向站在离他一丈远的白军,充满了杀气。

感受到那强大的杀气,白军吓得往后连退几步,喊道:“师父,我冤枉啊!我没有理由,也没有那个实力啊!”

白军的师父一听,是啊,白军是自己的徒弟,没有道理去谋杀师叔,而且师弟临死前说了“死气”两个字,白军根本没有死气,如果说在场的人谁有死气的话,只有那个人!

犀利的目光投向了远处站在那里静悄悄的鬼影,大声地质问道:“小鬼,是不是你?”随即又想到,今天鬼影那小鬼好像还没有和自己以及师弟接触过,死气不可能平白无故地进入师弟体内,而和师弟有过身体接触的只有白军,到底怎么回事?

白军望着自己的师父陷入了思考,内心非常的害怕,一直嘀咕:为什么他还不死?师叔已经死了啊!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不让自己的师父死去。白军拧着眼睛,望着远处的鬼影,脸上仿佛在说,“快点让他死,让他死……”

鬼影眼珠一转,看向别处,根本不去理睬白军的焦急模样。

“可恶!”白军恶狠狠地骂道,却是在心里,脸色狰狞,他不敢发出声音,因为他怕,怕他的师父发现这一切都是他干的,到时候自己肯定会死的很惨,而一切的罪魁祸首鬼影既然想没事人一样,潇洒地站在那里,让白军很愤怒。

原来在刚才鬼影和白军的战斗中,鬼影控制少许死气进入到白军的体内,死气的腐蚀一切的强大让白军痛苦不堪,死亡的滋味让白军感觉到害怕,于是他向鬼影求饶,鬼影则暗地里告诉白军让他把身体里的死气传到白家两位长老的身体里,他就可以没事了。

经历了一番挣扎,白军不想这么年轻就死,于是下定决心,把死气传到了两位长老的体内,可是他的师叔很快就被死气杀死,而他的师父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却依然无事,这让白军焦急和害怕起来。

咬咬牙,白军的目光在鬼影和他的师父两人身上来回徘徊,看到远处的鬼影身边围绕的死气,心里下意识地颤抖,那种痛苦他不想再感受了;目光转移到正在思考的师父,复杂地望着,挣扎地思想斗争,最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地念头占据上风,看向师父的眼神充满了杀意。

收敛杀气,脸色变得哀伤,小心翼翼地走向师父,心里却扑通扑通地紧张到不行,白军现在的行为可是欺师灭祖,在龙腾大陆可是人神共愤的行为。

“师父,师叔死的好惨啦!”来到师父的身边的白军突然嚎啕大哭,泪水汪汪地往下掉,看上去要多伤心就有多伤心。

看到白军的悲伤,老者也被感染了,露出悲伤神情,毕竟是相处了几百年的兄弟,对白军的怀疑也放下了。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鬼影撇了撇嘴,眼神里露出不屑,知道一切的他自然觉得好假,可是白军的师父老者不知道啊!

老者感觉一阵剧痛,低头望去,发现一个冰刺狠狠地刺在身上,而行凶者竟然是自己的徒弟白军,瞳孔睁得老大,满是不敢相信,就在刚刚,老者曾经怀疑过白军,可是没有证据,也没有道理,白军很快被排除在外,然而现在他敢刺杀自己,凶手肯定是他无疑了。

“孽障!”老者愤怒地叫喊,痛心加上不甘心,自己尽心尽力培养出来的弟子,竟然是杀害自己师弟和自己的凶手。

“刷刷……”在老者叫喊的同时,白军又控制几十根冰刺,从不同的角度同时刺到老者身上,疯狂之意显露于表,欺师灭祖这种事情是需要勇气的,而勇气往往是逼出来的。

“啊……”痛苦的叫喊响彻起来,震惊了远处正在打斗的白夜。白夜看到这一幕,原本笑容满面的他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和白军师父脸上的神情一致,随即转化为愤怒,彻底的愤怒。

“你个孽障,你在干什么?”巨大的吼声使得寒家山脉开始震动,山上的冰块被震裂,往山下滚去,可见白夜有多么的愤怒,要知道为了今天的大好局面,他费尽心思,花费了太多的精力和时间去谋划,好不夸张地说,他这一生的所有精力几乎全部花在如何对付寒家之上了,可是最后快要成功的时候,竟然被自己的儿子给破坏了,他怎么能不愤怒,不恼火了?

有人忧愁,自然就有人欢喜!原本已经快要放弃的寒长恭,见到这样的场景,心里自然乐开了花,拼命地纠缠要离开的白夜,调侃地说道:“哈哈,白兄真的生了一个好儿子啊!哈哈……”

“可恶!”白夜的进攻更加的疯狂,每一拳都带动法则之力,拳头周围快速生成巨大的冰块,把拳头包裹起来,比白夜的人还要大几倍。

寒长恭看到来势汹汹地冰拳,心里一哼,毫不相让地也轰出一拳,大小和白夜相差不多。

“嘣”

两个有小山大一般的冰拳狠狠地对撞到了一起,巨大的威力震动的空间有一丝颤抖,如蜘蛛般往四周扩散,波及到的寒山之处,山体直接被炸成碎末,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

白军听到父亲白夜的怒火,心中更加的害怕,对他的师父老者下手就更狠了,无数的冰刺把老者刺成了一个刺猬,有些惨不忍睹,远处的楚幽语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白军的师父气息微弱,但还没有死去,因为他不甘心,不甘心被这个孽徒杀死,调动体内所有的白色灵气,使得四周的白色灵气全部幻化成了巨大的冰刺,正好把白军和他自己围在中间,他打算同归于尽!

白军看到四周突然冒出来的巨大冰刺,心里害怕极了,拼命地控制老者身上的冰刺使劲地往里面刺,鲜血咕噜往外冒,许多冰刺被染红。

悬浮的无数巨大冰刺开始从四周刺来,根本没有地方可以躲闪。白军看着巨大冰刺眼睁睁地刺向自己,却无能为力,唯一能够解救自己的就是站在那里让自己又怕又恨的鬼影。大声求教,“鬼影!”望向鬼影的眼神充满了哀求。

白军怕死,因为他年轻,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为了能够生存,他可以杀了他的师父,自然可以放弃他的自尊向鬼影求救。

鬼影望着向自己求救的白军,脸上没有表情,心里则开始盘算自己到底要不要救他,经过一番思索,鬼影打了一个“啪”的响声。

白军师父体内的黑色真气消散,被包裹在里面的死气失去了压迫,疯狂地窜动,老者体内的经脉和内脏被快速的腐蚀,很快,白军的师父被黑色的火焰燃烧成灰烬,连同身上的冰刺一同化为灰烬,和白军的师叔一样,只留下一滩黑斑。

无数的巨大冰刺离白军的身体只有一丝的距离,停住了,然后消散了,白军吓得眼睛都闭上了,身上被汗水打湿,差点失禁。今天是他第二次感觉到死亡的味道,他发誓今生再也不要体验了。

感觉到安全,睁开眼睛,望着站在那里像没事人一样的鬼影,即愤怒又害怕,白军想不到鬼影会救自己,深深地望了一眼鬼影,仿佛要把记到脑海里,然后头也不回地,展开背后冰翼,宛如一道流光一样飞走了,只能看到很小的痕迹,然后很快消失。

ls:最近因为工作的事情,搞得有些心神不宁,思绪很乱,到了此时此刻,才发现自己是如此的没用,什么都不会,别人都在努力地赚钱,而我还在家里玩,让我有种羞愧的感觉,好像尽快找到一份工作!

男人不能没有工作!

贵阳中医二附院怎么样
鄂温克族自治旗人民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的寿命
昆明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温州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