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四百三十二章 在前线

发布时间:2020-01-17 00:38:02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四百三十二章 在前线

第四百三十二章在前线

既然决定采用相峙不战的策略,坐等汉德拉公国内乱,二殿下马上就召集了手下的各家领地贵族和军团统领,对三十余万大军重新进行了兵力分配。首先是大营后撤五十里,移到了威斯伍德省的边界重新扎寨。不过这次建立的军营大寨需要建立防御阵地和警戒哨塔,以防止被敌人偷袭。

另外大寨一分为二,肯麦斯公爵的两个重甲兵团和诺顿家族的飞虎军团,菲利姆伯爵的飞马军团被安排在左边,挡住汉德拉公国通往法克尔公国克里比亚省的要道和方向。至于白狮军团,菲萨布伦大公率领的第三边防游骑军团和预备军团则布置在右边,他们的背后是福伦多公国的佩得罗那省。两个大寨一左一右象两把尖刀顶在威斯伍德省的肋部,让做为防御方的汉德拉公国很不适应这个新情况。

如果二殿下不移大营的话,那么汉德拉公国防守威龙尼山口的红军军团的任务就是抵死守住山口的防御阵地,而布置在左边云断山脉末端山岭处的福伦多公国第一守备军团和布置在右边马特内马迪山川的法克尔公国的绿森林山地军团还可以趁敌不备时对大营进行偷袭或是左右夹击,牵扯安第纳克王国联军的攻击。但现在大营后撤五十里,防御方就不知道二殿下接下来的进攻会是哪个方向,一线的三个军团驻守的地方都有可能遭到进攻。

为了搞清楚二殿下后撤大营的行为是出于什么目的,防御的汉德拉公国一方派遣了很多斥候下山打探侦察。可是二殿下后撤的这五十里都是平原地带,这是轻骑兵纵横驰骋的地盘,所有下山的斥候遭遇到轻骑兵的袭击除了投降就是死路一条,一时之间防御方派遣的斥候死伤惨重,只有寥寥无几的幸运者才能把侦察到的情况汇报回去。

相峙不攻并不是息兵罢战,而是在不主动进攻的情况下给防御的敌人以持续的精神压力,最终迫使敌人承受不了压力而崩溃。二殿下这点做的非常的好,虽然后撤五十里,但他命令洛里斯特的飞虎军团和菲萨布伦大公的两个军团时不时的利用骑兵的机动性突然出现在敌人的三个防御阵地前,做出佯攻的姿势,使防御方不敢松懈大意。

安排好前线两个大营的布置之后,二殿下将前线的事务交给洛里斯特和菲萨布伦大公分别处置,无非是一人负责一个大寨,持续对防御方保持压力,防范敌人狗急跳墙似的偷袭等等,而他自己则率领着沙欣伯爵的家族军团回转佩得罗城。在接下来的两年内,佩得罗城的夏宫将成为二殿下的大本营,二殿下将在那里处置新占领的三个公国八个省份以及王国的各项事务,主持对八个省份的开发和建设,为前线的大军提供充足的军备给养等。

看着远处飘扬的各色军旗,前来为二殿下送行的肯麦斯公爵转头对洛里斯特说:“亨内德太傻了,这回竟然没从陛下那里要到好处,还傻乎乎的被陛下当成打手。我打赌陛下这次回到佩得罗城就准备拿那些福伦多公国的领地贵族开刀,而亨内德就是他手里的刀子。”

这次答应配合二殿下采取相峙不攻的策略来对付中部四位大公,菲萨布伦大公要了一个军团的武器装备和攻占汉德拉公国后五万移民的名额,肯麦斯公爵拿到了两年雪盐商会通行整个王国的免税承诺。菲利姆伯爵要了战后三万青壮劳力去开放南部省。洛里斯特则又得到了三年家族领地和管辖领地的免税期,可以说各取所需。只是沙欣伯爵太直了点,再次要求二殿下在战后给自己分配一个矿产资源丰富的省份做家族领地,没要什么具体的奖赏。

“傻有傻福。”洛里斯特说:“亨内德这次去给陛下当刀子,其实也是陛下给他的补偿。现在我们这几家的兵力都摆在这里,所需要的后勤辎重都需要长途输运,这花费确实很大。福伦多公国虽然没怎么经受战争的破坏,但其积蓄的粮草和军备物资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冬麦的收割虽然对陛下不无小补,可并不能支持大军多长的时间。

离下一次这里的粮食收获还有三四个月,这么长的时间里无论陛下有多能耐都不能变出粮食来,除了安排耕种鼓励生产外,依靠后勤运输来的粮草代价太大花费也高,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清理福伦多公国的那些领地贵族。估计这一刀下去陛下能轻而易举的获得三十万大军一年的粮饷。而亨内德在此执行过程中你还担心他喝不到汤吗?随便弄个二三十万金福德陛下都会睁只眼闭只眼的。”

菲利姆伯爵有些不高兴的哼了一声:“这家伙走了狗*屎*运了,希望他不会被陛下给拉拢过去。”

“呵呵……”肯麦斯公爵连忙打圆场,毕竟沙欣伯爵和他有亲戚关系,他的堂妹现在可是沙欣家族的当家女主人:“放心,亨内德这家伙虽然傻了点,可他还是很清楚我们北地四家是连在一起的,陛下也只是利用他而已,想拉拢他是不可能的。再说你们两家去年底不一样是扫荡了法克尔公国的那些领地贵族,把陛下气得暴跳如雷。我估计陛下现在打那些领地贵族的主意也是受了你们两个的启发……”

菲利姆伯爵无语了,去年底迁移难民顺便扫荡法克尔公国的领地贵族那事的确做得有些不地道,不过洛里斯特倒是振振有词:“你不明白那时我们的困境,你想陛下只给了我们十五万人十五天的粮草,却想让那么多难民迁移到温得布里王城那可能吗?不去扫荡那些贵族领地哪来吃的穿的。而且我们帮助陛下清扫了法克尔公国的不安定因素,省得他自己动手少了麻烦,他不感谢我们还大发雷霆,简直是岂有此理……”

肯麦斯公爵和菲利姆伯爵一齐哑然失笑,也就是洛里斯特,让陛下拿他没办法。二殿下也算雄材伟略了,可碰到洛里斯特总吃亏。连带着北地四家联盟的其余三家,都从二殿下那里占了不少的便宜。

洛里斯特其实是心里不爽,凭什么二殿下遣散了那些贵族联军,却不让自己回北地,还美其名曰让自己主持前线的事务,都采取相峙不攻的策略了前线还有什么要紧的事务?接下去也不可能发生大的战斗,保持对汉德拉公国防御阵地的进攻压力这点小事交代给猛虎罗斯就行了,干吗把自己留在这里晒太阳……

洛里斯特感觉自己这回就掉进自己挖的大坑里了,想想要在这里呆上两年就觉得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不过看到菲萨布伦大公同样被二殿下给留在前线就觉得心理平衡多了。人都是这样,一个人倒霉那是痛苦,看见有人陪着自己一起倒霉那就变成幸福了。

仔细想想洛里斯特觉得二殿下对自己和菲萨布伦大公的安排还真的挺有意思,如果放两个人回到家族领地,说不定洛里斯特又会打起菲萨布伦家族的主意。这也是没办法,谁叫北地四家周遍也就这么一个可以欺负的对象。而且菲萨布伦家族已经和二殿下走得这么近,洛里斯特可不想家族领地旁边一直呆着这么一个有威胁的势力,能打压的时候绝对不会犹豫。

二殿下虽然对北地四家联盟有敌意,可他离的远,而且做为国王还得有度量,不可能直接撕破脸皮和诺顿家族过招,所以洛里斯特就算让二殿下吃亏也做的很巧妙,只要没让二殿下拿到把柄谁也拿他没辙,另外二殿下必须得顾忌诺顿家族的实力,就算想翻脸也得想想自己吃不吃的消……

现在二殿下把洛里斯特和菲萨布伦大公两人强行留在前线不让他们各自回家族领地,还给予临机决断的处置权,不就明摆着让两人都消停些,别一回家族领地就互相打主意起内讧吗?如今王国正在进行对中部四公国的最后一战,二殿下可不希望诺顿家族和菲萨布伦家族再起什么波折,以免影响到前线的战局。

你们有劲都冲汉德拉公国使去,都呆在我的眼皮底下别闹什么幺蛾子。看来二殿下心里很明白,虽然菲萨布伦家族和北地四家联盟签定了停战协议,可随着菲萨布伦大公向他臣服和菲萨布伦家族对他的大力支持已经惹恼了洛里斯特,无论谁当诺顿家主都不会允许二殿下和菲萨布伦家族一东一西对诺顿家族形成夹击之势。只要有机会洛里斯特肯定不会放过菲萨布伦家族,至于那张停战协议,撕了就行,想开战是永远不愁找不到什么好借口的。

若是只留洛里斯特而不留菲萨布伦大公,那洛里斯特肯定不会安心呆在前线,说不定就带着家族武装来个不告而别。而只留菲萨布伦大公不留洛里斯特,那菲萨布伦大公也不可能安心呆在这里,或许过段时间就听到菲萨布伦家族领地被洛里斯特连根拔起的消息。所以只有让两个人都留在前线大家才放心,而且还能互相牵制。这应该是二殿下的算计吧,他自己留在佩得罗城的夏宫,也能有效的节制两人不会发生大的冲突和矛盾。

二殿下他们走后,过了几天,肯麦斯公爵和菲利姆伯爵也要向洛里斯特告辞了。他们倒好,心大的很,直接把自己的家族武装交给洛里斯特指挥,然后轻装上路,一个准备去部署雪盐商会在新占领的八个省份的商业络,一个准备回南部省督促家族领地的开发,反正二殿下对他们又没什么强行流在前线的要求,而且把自己的家族武装交给洛里斯特负责也很放心,不用担心成为炮灰啥的。就象肯麦斯伯爵所说,我们四家一体,交给你指挥才放心……

好吧,他们一走洛里斯特就觉得无聊起来,虽然菲利姆伯爵说自己过两个月就赶回来,可洛里斯特还是觉得没劲,干脆把心思放在折腾汉德拉公国的三个防御阵地上去。不是说他们的投石机居高临下厉害吗,都能用杠杆式的原理可投石还没自己的投石车扔的远那实在是差劲。于是洛里斯特找了一批工匠做了十来个巨大的杠杆式投石机,摆在三个防御阵地前,从山下往山上扔石头,直往山坡上的防御阵地猛砸。

洛里斯特这动静闹得太大,结果把在佩得罗城的二殿下也给惊动了,飞马赶到前线观看这投石机。洛里斯特也不在意,自己这粗制的巨型投石机别看扔得远,可根本就没什么准头,而且操作又麻烦,每次抛投都需要十来个士兵用力拉扯杠杆,还要加装配重箱,投石频率实在是太慢了……

不过二殿下和菲萨布伦大公却已经对洛里斯特惊为天人了,这么简单的投石机一看就一目了然,一个巨大的原木架子,一根坚韧的长木头做杠杆,架在木架子上尾部吊上一个配重箱,杠杆头部装上一个皮兜放上人头般大小的石头,一刀砍断杠杆头部的系绳就可以利用沉重的配重箱往下挂把杠杆高高的抬起,然后把石头给抛到五六百米远的山坡防御阵地上去……

对二殿下来说这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他开心的问洛里斯特能否多制造些这种投石机把防御阵地给砸的稀巴烂,再趁机攻占山口的防御阵地?

洛里斯特摇了摇头,直截了当的告诉他这玩意没用,看吧,同一架投石机扔出的同样大小重量的投石竟然能相隔一两百米远,谁也控制不住这投石的准确度。所以这玩意骚扰敌人还可以,想凭此攻占阵地那是别想了,能给敌人造成一点伤亡就算是好运气了。

二殿下悻悻的走了,不过临走时他画下了这种杠杆式投石的图样。洛里斯特也不在意。反正二殿下要是想用这种投石即来对付诺顿家族那就成笑话了。这种杠杆式投石机巨大粗重,移动极其的不方便。等自己家族的青铜火炮出现在战场上的时候,这种投石机只能乖乖的成为炮火的靶子。

洛里斯特把这种粗制的巨型投石机当成骚扰防御阵地的手段,并不怎么在意投石效果,可防御阵地上的三个公国的守备军团谁也受不了了,因为这玩意没谱,谁也不知道下一块石头会丢在哪里,进入防御阵地的士兵们天天抬头看着天上,只恐自己一不注意不知道从哪砸下来一块石头让自己脑袋开花……

这么一来三个守备军团的将领们就商量了一个办法,然后利用一次夜袭成功的下山突破了警戒,将这十来架巨型投石机给付之一炬。于是洛里斯特怒了,又开始命令工匠们赶工制作这些投石机,还自己掏了腰包做奖赏,制作出了比原先多一倍的巨型投石机,再次对防御阵地进行骚扰式投石。

这回投石洛里斯特变了花样,不再投掷那些人头般的石头,而是把石头破碎,一大包拳头大的石块被投掷过去就象是下石头雨一般,打击范围大,虽不致命却把防御阵地上的守备士兵给砸得头破血流。

几个守备军团又呆不住了,再次下山偷袭。可是这次撞了铁板,洛里斯特早就悄悄的把飞虎军团的战车钢弩兵团给调过来埋伏在旁,一阵暴雨般的钢弩射击让下山偷袭的守备军团损失惨重,只有一小部分机灵点的逃回了山上。

接着洛里斯特从下山偷袭的那些守备士兵随身携带的火油得到启发,从后方运了大量的火油过来装在陶罐里投掷出去,再扔着火的石头,很快防御阵地的前沿燃起了熊熊的烈火。也算防御阵地上的守备士兵准备得当,很快就用沙土将火油和燃烧的地面给盖上,没让洛里斯特趁机偷袭成功。

……

济南产前检查医院
长春哪家医院能治愈牛皮癣
治白癜风贵阳哪家医院好
清远牛皮癣治疗费用
肇庆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