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冥尘贯第八十一章恐怖之夜

发布时间:2020-01-22 07:11:43

冥尘贯 第八十一章 恐怖之夜

眉月儿想了想,便问道:“古柏公公,发生在山下村子里的鬼火又是怎么回事?”

古柏公公慢言慢语地说:“眉月儿,这鬼火,其实是阴魂之焰,你一个阴人,千万别去理会,只要你一旦接触,立马会被熔化其中,更是助纣为虐,切切记着!”

“啊?是这样?那怎么可破这阴魂之焰呢?”

“眉月儿,阳间自有人破,但需九死一生,功力耗损百倍,方能破的,阴魂之焰,无处不在,但它此时,却也惧怕阳间的灵悟之气,可是这阳间的灵悟之气嘛,对它也是无奈,只能相互纠缠,却无法消灭对方而已……”

一席话,惊得眉月儿不知如何是好。

是夜,鬼火却没有出现。

第二天半夜,鬼火突然从蟾藏崮山下的一眼石泉边出现。忽忽闪闪,携着一股阴风向着山下跃去,蓝zǐ色的火焰,丝丝缕缕,粘粘连连,仿佛一块被燃烧的布。

奇怪的是,每隔三日便换一条路径,待走过三个三日之后,复又走原来第一次走的路径。它的颜色,有刚出来后的蓝褐色,逐渐变为蓝zǐ色。仿佛炉火一般,愈燃愈旺。

这一次,它的速度却是快的惊人,像一团火蛇急急地奔跑着。不一会儿,便来到了村里……

漆黑的夜色,仿佛被鬼火的蓝zǐ色光焰给点燃了。

村里的人们,在这个深夜里睡得不安而警觉,院子里没有一点灯光,谁家都不希望将自己暴露出来,谁也不知道,鬼火的下一个目标是是谁家。

他们选择了躲避与侥幸。

鬼火就像一个恐怖的屠杀者,在它的兴趣范围里随心所欲。

夜夜恐惧,让村民们的自私之心变得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恐怖。每家每户,平日里保持着一种难堪的虚伪笑容。

田乔林一直想着一个令自己和全村人纠结的问题:这个可恶的楚江童,危难之时,居然选择了逃跑!去省城做什么?难道真是为了一个画展吗?恐怕是被吓破了胆吧!

一个并不寒冷的秋夜,家家户户的男女老少,却躲在黑暗中的床上,瑟缩成一团,连喘息都不敢大一点。有人不禁后悔起来,没有在白天投奔外村的亲戚或朋友家。

秋夜,变得异常清凉;风,像怪兽的唿哨。

鬼火在村巷里旋转飞驰,如一颗恼怒的陨石。

说它像火,其实很坚硬,说它像石块,其实很柔软,它不仅能穿透厚实的墙壁,而且能粘附于村头的塑料薄模大棚。

进出于村巷间,游弋自在,仿佛在搞一个恶作剧,又仿佛肩负着一个不可否却的罪恶。

这一次,它要袭击谁家?

此时连小孩的哭声都刹住了,更别说村巷里的狗,它们停在村口,摇着可怜的尾巴,对其仰慕而望,好像欢迎它的到来。一只不知好歹的小狗,或是被吓坏了的狗,积蓄起周身的力量,嗖地窜出去,转眼便消失在村巷中。

可是,一眨眼工夫,那条不听话的小狗,便发出生命中最后一次最惨痛地叫声,身体着起火来,飘过一股臭哄哄的皮肉味儿,狗的躯体蜷曲着,伴随着骨头喀叭叭地熔化声。

哶——

不知谁家的羊圈里,发出一声惊惧的羊叫,随后,羊圈里传来,抵角死斗一般的混乱声,过了一会儿,便又嗅到一股又一股极浓的皮肉烧灼的臭味儿。

啊——是姜世昌老汉家的羊圈里。

姜老汉家的院子里,腾地升起一团冲天火焰。

这个姜老汉,为人老实厚道,以前曾是楚忠厚的铁牌棋友,俩人下了一辈子棋,仿佛还没有下完最后一盘,楚忠厚便猝然离世,这个姜老汉病了好长时间,夜夜梦见与楚忠厚沉默对弈。

养了十一只山羊,只要有空,就赶着羊群去蟾藏崮山里溜达,自从铁杆棋友过世后,他便烧了棋盘棋子,再不问棋一句。以前,他和楚忠厚下棋着迷时,曾有过三天三夜不挪屁股的典故,村人称它为“姜铁腚”。

羊圈被烧,这还了得,自己孤寡一人,若再没了羊群,活着又有何用?

他咆哮一声,手持羊鞭,冲出堂屋,对着羊圈啪啪甩了几鞭。羊圈里已经静悄悄的,唯有一股难闻的皮肉臭味,这臭味儿,刺激着他的理智和斗志。

他跳着脚骂道:“狗日的鬼火,有种的冲老汉来,别害我的羊群!来呀!来呀!老汉豁出去了,哈哈哈……”

姜老汉扭曲的脸,在火焰中异常可怕。

果然,是鬼火所为。

一团蓝zǐ色的火焰咝地一声,缠住他手里的皮鞭,只一刻功夫,鞭子便化为灰烬。灼热的烈焰,烤得他脸上的皱纹,一下子绽开,如一块平平的石板。

蓝zǐ色火焰,好像要故意欣赏一下,一个人临死前的最后一次惨相,稍稍离开一点,接着再次袭来。

姜老汉双手张开,张大嘴,仿佛欲要撕咬住它一般。

眼看,姜老汉将要一命呜呼!

正在这时,姜老汉的身子猛地被弹出一丈开外,蓝zǐ色的火焰仿佛被闪了一下,忽地在空中一旋。

稍作停顿,再次猛地窜去,追袭倒在墙角的姜老汉。

刷刷刷——几道闪电般的光,当空飞舞,一剑剑直劈蓝zǐ色光焰。

随后听到一声仿佛来自天外的大喊:灵悟——之气——

只见楚江童持剑而立。

蓝zǐ色火焰被分斩为几段,但瞬间又合而为一,地上却落下一簇簇被斩碎的蓝zǐ色光斑,再也融入不了主体之中。

随后,不待蓝zǐ色火焰反扑,他再次进攻,剑光划成一个大大的圆圈,将其围在核心。

蓝zǐ色火焰喷出的灼热光热,已经将玄武霸天剑烧得滚滚烫烫。

纵然是如此,剑光也没有停止飞舞。

一招“火中穿针”,剑从蓝zǐ色火焰的中心穿过,只觉得剑喙如碰到坚硬的铁石,难以拔出来,将计就计,一招“钻燧取火”,身随剑旋,如钻一般,抽出剑来,剑身通红,灼热非常。

地上,洒落一朵朵蓝zǐ色的焰滴。

蓝zǐ色火焰,突地落地,随后,跳跃着,穿墙而去。

楚江童跃出墙去,蓝zǐ色火焰已经消失不见,只有巷子里乱跑的狗和恐怖的吠叫声。

重新回到院子里。

姜老汉躺在地上,只有一口气尚存,奄奄欲睡。

将其扶坐,运功发力,为其补充元气。

过了一会儿,姜老汉睁开了眼,陌生地望着黑乎乎的院子,竟忘了刚才发生在院子里的事。

羊圈里已经黑黑一片,静悄悄的,他推开门,十几只山羊,已经被烧得只剩一堆灰烬。

将地上一点点的蓝zǐ色焰斑收集起来,装进一个瓶子,它们如萤火虫一般,聚拢在瓶底,少了刚才的凶暴,却变得温顺可怜。

回到家后,突发奇想,用汤匙舀出一朵焰斑,放进一盆水里,顿时,它如同受到电击一般,颤抖着,消失了,水里清清如也,一点儿痕迹也不留。

噢!原来如此——水火不容,不禁恍然大悟。

抽出玄武霸天剑,依然通红,毫无褪色,伸手一摸,却并不烫。怎么?难道,我的剑被毁了不成?原本青zǐ色的剑身,变得通红剔透。

啊!这可恶的鬼火!

这个令全村人都恐怖异常的夜,却让自己终于得以与鬼火交手。没想到,自己的这招障眼法,还真凑效。

难道,这鬼火真是害怕自己的灵悟之气?

发生在村里的鬼火之事,古柏公公在山坡上看得一清二楚,并将此事告诉了眉月儿。

“眉月儿,这阳间果真有灵悟之气,你没看到,我昨夜却看到了,阴魂之焰被打伤了,幸亏逃得及时,若再晚一步,怕是被灵悟之气给吸收去了……“

“古柏公公,你是说,昨夜它没有再伤到人吗?”

“哼,不自量力,它下山时,狂傲的很,没想到,村子里有个旷世奇人,将其打伤!”

“那会是谁呢?”眉月儿仔细寻思,料到这阳间定是藏龙卧虎。

古柏公公又说:“只怕这阴魂之焰不会罢休,定会在养好伤后回村寻仇的!”

“那会怎样?”

“全村人灾难临头啊!”

“那——村里的那个人,同样会出面抵抗的!”

“话虽这么说,就怕它再吸纳更多的阴魂进去,组成另一个阴魂之焰呢?”

“若是江童在就好了,两个有灵悟之气的年轻人合体,定会击败这鬼火的,只是,他何时才能回来呢?”

楚江童并没有露面,只要自己不露在明处,那鬼火就不敢轻举妄动。

自从与鬼火交战之后,便悄悄地去了白桥村的古庙里,这里异常清静和隐蔽,上次在此击伤田之行的手指之后,便再没来过。

正好,在此处安心修炼几日,惊奇的发觉,自己的功力有很大损耗,必须快些恢复,以待再与鬼火厮杀。

看来,只有出奇方能制胜,与人与鬼都一样。

这日早晨,正在庙院中练剑,不经意间,从古柏树上落下一片鸟的绒羽,浮浮弋弋,轻轻盈盈,似落似飞,恰恰落于剑刃之上,这片轻盈的绒羽,分为两片。

啊?不觉大惊。

此剑锋利,不仅能吹发而断,还能落羽而裂,难道,那阴魂之焰不仅没有将我的剑毁掉,反而还无意间为其熔炼了超强的韧性?

南岳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上海肿瘤医院预约
福建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泰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青岛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