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神门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主笔之争

发布时间:2019-10-12 20:25:50

神门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主笔之争

“华先生快快说来!”端王林新觉一听,也有些急切。

“太子那方之所以一直得圣心眷顾,主持道典考试,便是因为他有韩长风的支持,韩长风作为御书院督御使,这些年来一直主笔朝试,无论是经验还是资历上都让圣上放心,殿下何不干脆使一计偷梁换柱!”华先生目露精光。

“偷梁换柱?这不太可能吧,韩长风乃是太子师,自小教导太子读书识文,关系最为亲密,想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基本不太可能。”端王林新觉摇了摇头。

“要挑拨韩长风与太子,那自是不太可能,但殿下的意图却并非如此啊?”华先生继续说道。

“你的意思是?”

“属下仔细的研究过韩长风在信河府主笔一事,当时,他曾给太子发了几封密信,虽然不知道信上所说的是何事,但是,从信河府武试用小世界之举来判断,韩长风应该是有所图谋,若是属下猜测错,他并不希望方正直拿下信河府府试的双榜榜首。”

“这是为何?”端王林新觉有些疑惑。

“韩长风掌御书院督御使一职多年,作为不可谓不多,眼光更是老辣狠毒,他恐怕比我们更早看出此子对朝局变动的威胁,而他作为太子师,最想要的便是朝局平稳,只要朝局稳定不变,太子殿下便能坐坐东宫之位!”

“你的意思是?”端王林新觉一听,眼中也有了一丝亮光。

“韩长风绝对不会放任太多不安定的因素进入朝堂,如果方正直的锋芒不是太露,他一定会重用方正直,可惜……”

“明白了,你是想让本王与韩长风合作,阻止方正直通过朝试?”

“殿下此话,只说对了一半!”华先生摇了摇头。

“还请华先生赐教!”

“如果只图朝试,岂不是眼光不够长远?殿下应该将更多的目光放在大位之争上,韩长风是一个很好的助力。若能通过这次的机会拉扰过来。殿下的大位之争必能破开登入朝堂,退一万步说,就算拉扰不过来,借机除之……”华先生将手放入脖子上。做出一个抹脖之举。

“华先生果然高明,此举可谓是一石二鸟之计啊!只是。韩长风素来避嫌,就算他心里有意阻方正直过朝试,又岂愿与本王有所交集?”

“这个不难。属下刚才得到一个重要的消息,韩长风的二儿子因为一匹马的事情。被抓进了天牢……”

“你说韩天真被抓进了天牢?谁有那么大的胆子?”

“是平阳……”

“平阳?!韩天真那小子怎么惹上她了啊。”

“韩长风这些年来所有的精力都在教导太子和御书院的事务上,向来在家事上疏于管教,而韩天真也算还过得去。虽然有些不学无术,但也并没有闹出什么大事。只是有一个赛马的爱好,不过,以韩长风的清风。韩天真又到哪里去弄到什么良驹,自然是输多赢少,所以整日都在马市上碰些运气,今天也算是走了背运,在马市上寻了一匹雪如玉,花了六七万两银子,结果那匹雪如玉却是……”

“是平阳的那匹雪如玉?”端王林新觉一听,便明白了过来。

“嗯,而且更巧的是,那匹雪如玉居然是方正直卖给韩天真的!所以,这对殿下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殿下将韩天真从天牢中救出,韩长风就算再避嫌也定然会登门拜谢,到时候再将方正直卖马之事说成故意栽赃陷害……”

“居然还有这样的巧事?可方正直才刚入炎京,又怎么可能有平阳的雪如玉?那雪如玉可是平阳的宝贝啊,连本王都没机会骑一骑。”

“这事属下就不得而知了,也不知道方正直使了什么手段,居然把平阳最心爱的雪如玉给弄走了,而且还拿去马市上换了银子,实在是匪夷所思,就是属下也猜不透啊。”

“算了,先不管这些,本王现在就亲自去一趟天牢!”端王林新觉说完后,便也起声朝着军账外走去。

温老看了看端王,又看了看华先生,并没有阻止,而是略微陷入沉思:“方正直惹上了平阳?真的只是巧合

?”

……

帝都炎京繁荣无比,但有一处地方却绝对是商贩旅人的禁地,那便是帝都皇城,大夏王朝的皇宫所在。

这是一座巨大的城中之城,金漆碧瓦,汉白玉铺垫的地面,雕龙刻凤,无处不透露着高高在上的威严与荣华。

此刻,在皇宫之内,一名年龄大约四十多岁,穿着一件紫色官服,有着一双狭长凤目的中年男人正朝着一间挂着“上书房”三个金色大字的房间走去。

而在房间门口,一个脸色有些白净,穿着一身宫中服饰的老头正恭敬的候在门口。

“刑候终于来了,皇上已经等候多时!”

“嗯,多谢潘公公了!”被称为刑候的中年男人微笑的点了点头,然后,在潘公公打开房门后,轻轻的踱了进去。

房间之内,装饰的极为讲究,每一处似乎都有些奇门八封的风水布局,墙上挂着几幅笔劲苍龙的墨书大字。

而在房间的后方,则是有着一个巨大的书案,上面铺着金色的缎子。

“参见吾皇!”中年男人一进入房间,便直接跪倒在地,根本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刑卿请起,到朕身边来坐吧。”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这是上位者与生俱来的气势,有着蔑视天下的坦然。

中年男人听到这个声音,也慢慢的从地上起来,然后,又向前走了几步,并没有像声音中所说般行至书案旁边,而是在距离书案五米位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坐下后,中年男人亦没有多问多说,只是很平静的等候着声音的再次响起。

“唉……你们这些人啊,就是太过于讲究,十三府随先祖征讨四方,这大夏王朝有一大半都是你们十三府打下,你身为十三府之首,为何见朕之时还是如此见外?”声音很快便再次响起。

“臣是武将,按照祖制与皇上必须保持十米之距,臣今日只距五米,已是犯上了!”中年男人恭敬的回答道。

“罢了,听说清随这孩子此次也要参加朝试,可有准备?”声音在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明显一转,变得有些关切起来。

“回皇上,清随这些时日虽然也算用功,但是实力上还是欠缺了一些,现在也不过刚刚达到天照境中期,怕是要有负皇上所托了。”

“二十二岁便达到天照境中期,已是十分不错,只是你的要求太高罢了,这次朝试的榜首依朕所见,应该就在清随和苏家的苏东林身上产生了,待他拿了朝试榜首之后,就把他放到朕身边来吧,总在外面也是缺些历练。”

“多谢皇上!只是依臣之见,苏家的苏东林在五日前便到了天照境后期,而且,这次朝试还有南宫家参加,那位可是南宫浩的弟弟,清随要拿下榜首的机会恐怕比较渺茫!”中年男人一听,立即起身,再次跪倒在地。

“起来吧,清随虽然只有天照境中期,但你们镇国府的绝学可不少,倒是你说的南宫家那位,怕是要让清随遇上些麻烦,对了,孤烟那孩子自从上次见过朕之后就再也没来过了,你回府后帮朕跟她说说,让她抽空就多来陪陪朕啊!”

“皇上对孤烟还是这般厚爱,实在是让臣等羡慕啊!只是孤烟郡主这次进京却并没有居住在臣的府上,而是与平阳……在一起住。”中年男人很快起身,又重新走到椅子上坐了下来。

“噢?孤烟住在平阳的府上?这倒是朕给疏忽了,是了,平阳过几日便要生日了,孤烟和她自小相好,此次进京与平阳住在一起也是正常,嗯……朕今日召卿过来,其实是有一件事情想问问你的意见。”

“皇上请问。”中年男人听到这句话,立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这次的朝试,不知道为何太子与端王都有意主笔,而且,相争不下,太子那方提议由韩长风主笔,这也算是依了往年朝试的规距,而朕也颇为放心,可端王这些年在选才用人上也算有些建树,这次说想在朝试中积累些阅历经验,朕怕违了他,会打消其积极性,所以,想问问爱卿的有没有什么意见。”

中年男人听到这里,也明白过来,只是神态间却依旧保持着恭敬的姿态,头微微的低了下来,一双凤目中更是光芒闪烁。

这样的问题要说难也不难,自己只需要说出自己的看法就好了,可这个问题背后隐藏的深意却是让人有些难以捉摸。

特别是现在太子与端王争位的举措更是极为敏感。

作为十三府之首,刑远国很清楚,自己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将决定,镇国府日后是否能继续坐在十三府首位的这个位置上。

所以,他的回答也必须慎而又慎。(未完待续。)

枣庄治疗牛皮癣医院
晋城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商丘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枣庄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晋城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