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凤灵 第三百八十七章 曲水坡

发布时间:2020-01-16 22:49:35

凤灵 第三百八十七章 曲水坡

自从平王东迁以来,光诸候国,就分封了上百个,风国正是其中之一,不过相对于如秦齐韩赵等等大国来说,风国实在是太过弱小了,在这诸国混战不休的年代里,风国这样的小国可谓是在夹缝中求生存。

曲水坡便是属于风国的一个小村子,因为所处的位置比较偏避,所以受到的兵祸倒也不是很严重,人们的生活虽说不富裕,倒也还算过得去。

傍晚,晚霞在天边画成一幅绚丽多彩的画,曲水坡的人们都开始准备晚饭了,那条通往村外的小路上几个七八岁的孩童正伸长的脖子眺望着远处。

“大哥哥和大姐姐他们还没回来啊?”一个梳着双丫的小**童脸上带着期待之**道。

“是啊,不知道今天他们会带回来什么好东西。”一个扎着冲天小辫儿的童子道。

“肯定是兔子,我最喜欢吃兔子**了。”一个只有四五岁,身上只穿着小红兜兜的童子流着口水道。

“为什么是兔子?我说是鱼,鱼才好吃呢,不但可以吃**还可以熬汤。”梳双丫的小**童回头瞪着流口水的童子不满道。

“可是兔子没有刺啊。”流口水的童子弱弱地回道。

“回来了!回来了!”两个童子还在争论鱼和兔子哪个更好吃的时候,另一个眼尖的孩子看见了小路的尽头忽然出现了几个小点,于是欢呼一声冲了出去,梳双丫的小**童和流口水的童子也顾不上争论了,紧跟在其他人的身后也冲了出去。

旁边一间茅屋里正在煮饭的**人,透过打开的窗户看了一眼渐渐跑远的孩子们轻轻笑了笑,然后继续忙活。

她叫陈齐氏,她的孩子也在其中,那个穿着小红肚兜的童子就是她最小的孩子。她还有一个九岁的儿子,今天又跟着那位奚离吾公子还有那位凤灵姑娘出去了。

陈齐氏搅了搅瓦罐里的粥,顺手将半只兔腿和几个窝头一起放进了大锅里。这是她的大儿子在早上出门前偷偷塞给她的,她知道,那是儿子舍不得吃,省下来给她的。

陈齐氏的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心里却有些酸涩,自从丈夫被强盗杀死之后,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年**的孩子,虽然有乡亲们的帮助,生活却依然很是艰难,一年到头别说吃**,便是油星子,也见不到几次。

不过自从那位奚公子和凤灵姑娘来了后,倒是带着村里的一些大点的孩子每天都能弄到不少的猎物,比如大前天是一头野猪。前天是十多条鱼,昨天则是几只兔子还有一只狐狸。

这些东西都被分给了村子里的孩子们。看得出来,那两位**净漂亮的少年男**非常的喜欢孩子。

陈齐氏一边想着今天自已的儿子会带回家来什么,一边想着要怎么样感谢一下那两个年轻人,就听见窗外传来一阵暄哗声。其中还有小孩子的哭声。

陈齐氏一惊,连忙抬头向窗外看去,就看见之前跑出去的几个孩子正围着两个陌生的中年男子向着村子里走来。

她连忙从茅屋里出去,小跑着迎了上去,一边跑,一边有些焦急地喊道:“怎么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等她跑到跟前,这才发现那两名中年男子正一人一边紧紧抓着一个孩子的肩膀。而那孩子似是被这两人抓疼了,正一边满脸泪水地嚎哭着,一边挣扎着想要从那两只大手中脱身而不得。

“长生?出什么事了?”陈齐氏一眼认出这孩子正是村里另外一个寡****李氏的独子,今天只有七岁。

这孩子虽然年纪小,却很懂事,也很孝顺他娘。是个好孩子。前两天听说他外婆想外孙了,被他舅舅接了去,怎么现在却会被人抓到了村上?

陈齐氏心中疑**,不知道这孩子惹了什么祸事,但是看着孩子痛哭。终究是不忍心,更何况这孩子还是自已村里的呢。

“两位大哥,孩子小不懂事,他做错了什么事我们跟您二位道歉,能不能先将他放开?”陈齐氏一边央求,一边想过去将孩子从两人手上解救出来,可是她才靠近,还没碰到那孩子,便似被一堵看不见的墙挡住了一样。

“你就是他的母亲?”其中一个面**微黑,留着短须的中年人看了一眼陈齐氏淡声问道。

陈齐氏一愣,连忙道:“哦,我不是,可是……”

“即然不是,就滚远些!”另一名长着三角眼的却是皱着眉头喝斥着打断了她。

那短须中年人扫了这人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但却没有说什么。

“长生,长生……”正在这时,一个******喊着从村里飞奔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两个童子,显然是刚才去给她报信去了。

原本安宁静谧的小村忽然喧嚣起来,村民们全都聚了起来跟在那**人的身后向着村口赶了过来。

那两个陌生中年人看到这情景,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冷哼了一声。

“看来这小子的娘已经来了,刘光,呆会他若选了我风铭门,你总不能再说什么了吧?”三角眼的中年嘴边噙着一丝冷笑瞪了一眼那短须中年人,手上却是暗自又加了点力气,那名叫长生的孩子立刻哭的更大声了,两只手拼命去扳他的手指。

短须中年人当然发现了那三角眼暗中的手脚,心中一怒,刚要出声,想了想后同样冷笑道:“李齐,你确定他会选你们风铭门,而不是我们清净宗吗?若是风铭门人人都像你这么凶恶的话,也不知道这孩子入了风铭门能活几天,说不定下一刻就会被人给捏死了。”

嘴上虽然如此说,手上的力道线毫没有放松。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怕自己稍一松手,那孩子就会被李齐给抢走了。

“长生,你怎么了?两位大哥对?*穑圆**穑竽忝欠帕顺ど桑剐。蘼鬯龃砹耸裁词隆6加晌艺飧龅蹦锏睦闯械#笄竽忝欠帕怂伞!?br/>

**李氏已经奔到了跟前,却同样撞在了一堵无形的气墙上面,被反弹的退后了几步。她先是一怔。然后脸**变的更?*园祝劾峄┑匾幌铝髁顺隼矗幌伦悠说乖诘厣弦槐呖耐罚槐甙蟆奂涠钔繁阋芽钠疲恃飨禄熳爬崴突页荆沟?*李氏看上去格外可怜。

“娘!娘!你们放开我,我不要跟你们去!娘!”看到自己母亲的凄惨,**长生大声哭喊着顿时挣扎的更厉害了。

村民们这时也都聚了过来,一个个脸**凝重地盯着那两个陌生的中年人。

“村长来了!长生他娘,你先别急。看看村长怎么说。”一边的陈齐氏一边劝**,一边将**李氏扶了起来退到了一边。

曲水坡的村长叫陈九,是一个六十多岁的矍铄老人,此时站在众人身前一脸严肃地向两名中年人抱了抱拳,开口道:“老夫陈九。是这曲水坡的村长。你们手里的那个孩子是我们村的,不知他有何处得罪了两位?可否先将他放开,然后再详谈?”

那两名中年人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甚至没有看一眼陈九,只是看向一边的**李氏将长生扯到她面前。

李齐也不理会哭叫的孩子和同样抓着孩子一个肩膀的刘光,只是冷冷看着**李氏道:“你是这小子的娘?你儿子资质不错,有资格成为我们风铭门的****。若是你同意了,我可以给你一大笔钱。”

“嗤”

刘光在旁边一声冷笑,也不管脸**难看的李齐,同样向**李氏和声道:“我是清净宗****刘光,只要你的儿子加入我们清净宗,不但可以学得真正的长生之术。还可以飞天遁地,呼风唤雨,而且我还可以答应你,让你也陪在他的身边,只要你不影响他的****即可。”

刘光很是看?*鹄钇搿K颜庋桓鲂〈宓笔裁戳耍恳桓龇踩舜?*,又知道什么风铭门什么清净宗了?虽然不管加入风铭门还是清净宗,对于那个叫长生的孩子来说,都是天大的机缘,但是**生生的分开人家****,尤其还是在其不清楚这份机缘所代表的意义时,居然只想着拿点钱财就能解决?

当他看到那**李氏为了儿子磕的头破血流,便知道她不会为了一些钱财而**出自己的孩子,再看看长生那孩子,一路上无论是李齐的威**,还是自己的利诱,就是咬死了要见他娘,显然也是极为依恋他娘的。

如果只是他一个人发现的话,他也可以强行将其带走,可是偏偏却遇到了风铭门的李齐。他心中有些奥恼,当初就该直接将这孩子带走的,谁知道那个李齐居然那么不讲究,居然不顾先来后到,**是咬死了那孩子还没答应回入他清净宗,和他争抢这个孩子,最后不得不和他约定,带这孩子去见他的母亲,然后由她决定加入哪个门派。

这个建议是刘光提出来的,他一眼便看得出这个李齐是个嚣张霸道的**子,如果不是现在的修仙界情况实在危急,他才不会为了这么一个只是略有资质的孩子花这么多心思呢。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这李齐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只是让那**人更加的惊慌,而在听了自己的话后,虽然仍然有着惊愕和无措,但是眼中的喜意却是毫不遮掩的。

村长陈九原本还在为这两个中年人对自己的无视而心中着恼,尤其是在听到李齐的话后明白过来,原来不是长生做了什么得罪这两个的事,仅仅是因为长生有什么资质,就要将他带走。这不是就是要抢人的样子么?

陈九虽然看出这两人的不凡,心里也在猜测这两人会不会是什么大户人家出来的,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总不能眼看着自已村里的孩子被人就这么抢走还不说一句话吧?

他轻咳了一声,正打算开口,就听到了刘光的话,然后就瞪着眼睛愣住了。

刚才他说什么?长生之术?飞天遁地?呼风唤雨?这不是传说中的仙人手段吗?

陈九可不像**李氏那般没有见识,他也曾经听说过这世上有一些仙人门派,看来这风铭门和清净宗就是了。虽然没有听说过这两个门派,但是并不防碍他想明白眼下对于长生来说是多大的机缘了。

以他的阅历,自然也看明白了现在是两个仙人门派同时看上了长生,不过相比较而言,他自然是觉得那个清净宗的刘光好一些了。将来要是长生出息了,学成了仙人手段,他们曲水坡全村都会受惠。

“长生他娘!赶快答应这位仙师啊。”陈九看到**李氏惊惶无措的样子很着急,同时心里也有着一些遗憾,仙师看上的为什么不是自己的小孙子呢?

眼看着**李氏还是迷**,陈九几步走到**李氏跟前,压低声音飞快地造诉她长生是遇到了怎么一个机缘。

**李氏听着村长的解说,再看看微笑着的刘光和此时铁青了脸的李齐,顿时做出了决定。

“同意!我家长生愿意加入你们的清什么宗!只要让我能跟在长生身边就行。”

“哈哈哈”刘光大笑了起来,斜着眼睛扫了一眼身旁的李齐笑道:“李齐,听见了吗?这孩子加入我清净宗了,看来李兄只好再去找找看了。”

嘴上说着,刘光手上一拉,便想将长生拉到自己身边。

李齐的脸**很难看,尤其是看向陈九和**李氏的目光,冰冷冷的有些吓人。

“呵,不过是一个略有些资质的小子罢了,刘兄既然不嫌弃,那便给你好了。”说着便顺着刘光拉扯的力道轻轻推了一把,同时收回了手,只是就在他轻轻推那一下的同时,一道青**的气芒被他悄悄地打入了长生的肩膀。

“啊!”**小的孩子惨叫了一声,一张布满泪痛的小脸顿时变得惨白。

“李齐!你好卑鄙!”刘光的眼中充满了愤怒,向着李齐怒吼了一声,手上却是忙着将真元输入孩童的**内,去捕捉化解那道带给孩子巨大疼痛的青芒。

李齐冷笑着看了刘光一眼,转身祭出一把飞剑,打算就此离去。谁知他才在曲水坡众多村民惊讶的目光中飞起三尺高,便被一道突如其来的劲气打在了身上。

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李齐在惊骇中重重地摔落在地上,然后,他看见了远处正有一群孩子们正在向着村子里跑来,在这些孩子们的身后,是两个年轻的男**。

重庆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合浦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昆明哪家医院治的好
洛阳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青海治牛皮癣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