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女子高二时出走找回时患精神病仍认识亲人

发布时间:2019-06-09 12:59:28
宝宝退烧
宝宝退烧
宝宝退烧

思佳,女,1975年生,合肥市人,未婚无子,父母已去世,家中兄妹四人——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一个弟弟,还有她。

负责的他们一直在努力帮她拾回亲情

几天前,合肥市救助站接到连云港救助站的,称有一名患有精神疾病的流浪女子,在连云港救助站经过2年治疗后,回忆起自己的家庭地址,需合肥市救助站帮忙联系其家人。“我们通过户籍查找,最终找到了她的家庭住址。”该站一位负责人介绍,19日那天,他们联系了其所在社区——王卫社区委。希望他们能联系思佳的家人,并将其接走。

社区负责此事的贾主任介绍说,由于思佳父母已经去世,兄弟姐妹现在的生活也不好,加上思佳患有精神疾病,还有些难度。“我们将情况上报到街道,还联系了区残联。最后决定由社区先将思佳的医保买好,做残疾鉴定后为她申请低保,再将她送到医院救治,治疗期间的住院费、治疗费等由区残联来支付。”但是思佳必须有个监护人来签救助协议,可是社区找过她兄弟姐妹多次,始终没人愿意。

“其实她哥哥大志一直都是愿意的,但是其他人都有些担心,怕协议书一签,社区就不管了。”26日下午,从救助站回来,贾主任一行人又找到了大志一家进行开导。

年长的他始终不愿割舍这份亲情

“不是不愿意接收,而是接收不起。”26日,联系了思佳的嫂子,她介绍说,思佳高中时就离开了家去了连云港,之后精神状态就不太好,期间来来回回走失了几次,直到2006年从家里出去后就再也没回来。“我跟她弟弟家现在都只有一个劳动力,生活压力也大。”

30日,思佳嫂子打来,表示他们愿意在救助协议书上签字,希望也能到场。当日15时,在王卫社区委一楼办公大厅见到了大志及其爱人。“救助协议上的第五条:治疗达到两个疗程集中收治时间后,监护人主动将补助对象接回家照顾。这一条让我一直都很担心,毕竟她的病已经有很多年了,要是有一天医院要我们把她领回家又发病了,我孩子还小,怎么办呢?”

当问到大志的态度时,“他一直是同意的,也一直在开导我们。”思佳嫂子说,2006年之前,思佳还在家的时候,大志曾去日本打工,“挣到的钱都给妹妹治病了。”

15时30分许,大志在救助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流浪的她一直记得家的方向

15:50左右,一行人赶到了合肥市救助站,远远地就看到有一个人扒在铁栏杆前,看着南方,眼神有些迷茫。看到大志走到跟前,她的眼神突然放出了光芒,开心地拍着双手说:“要回家喽!”

“她就是我妹妹思佳。”随着大志的指向,走近一看,这个瘦小、短发、穿着长衣长裤的思佳始终都不愿将眼神离开自己的哥哥,脸上是难以掩饰的高兴。门外的哥哥,门内的妹妹,两人对视了良久。试着问她:“马上要回家了,你高兴吗?”问了几遍,她才反应过来,大声说了一句像是“thank you”的话。

当一切手续办完,工作人员打开门让思佳出来的时候,她高兴地蹦了起来,连拍着双手说:“耶,回家了,回家了!”说完她又安静地跟着哥哥上了车。

16时左右,一行人驱车赶到了合肥中铁精神病医院,询问完病情后,医生开始安排思佳进行一些常规检查并让她换上了新的衣服。看到嫂子走了进来,思佳脸上再次浮现了一丝兴奋,紧接着又撅着嘴说道:“嫂子,我们回家好不好?”听到嫂子说吃完饭就回家,她显得很开心,“那你等我吃完饭就回家,好吗?”最后,思佳还不忘跟嫂子说一句。(文中均为化名) (江淮晨报 夏海霞 通讯员 成正忠 贾贤运 喻静)

手记

回来的路上,突然想起了潘美辰的《我想有个家》,对于思佳来说,这是件多么艰难的事情,当她拍着双手欢呼可以回家的时候,心里突然有一丝疼痛。

采访中,思佳嫂子说了这样一句话:“现在谁家要是出了一个精神病,那就等于家破人亡啊。”可见这类病人给一个家庭带来的伤害有多大。看到思佳被送进了医院,大志和他爱人脸上那种轻松,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是该为他们高兴还是为思佳担心?希望作为哥哥、嫂子、弟弟、弟媳还有姐姐的你们能够定期来看看这个还在生病的亲人,也希望从走进医院的那一刻起,思佳的人生迎来的是一个转折点,一个充满希望的转折点。

南通一车主将车停在烧饼摊前与摊主一言不合发生肢体冲突
服务员爆粗口被食客砸破头
中广网两大水电站错时蓄水四川泸州有望安全度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