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山西太原市省城电子垃圾回收现状调查

发布时间:2019-09-22 17:59:25

  山西太原市:省城“电子垃圾”回收现状调查

  威胁生存环境的污染源

  一粒纽扣电池如处理不当能污染60万升水,相当于一个人一生的饮水量;一台电脑含有700多种化学材料,其中一半以上含剧毒;一台显示器平均含铅量达1公斤,铅污染可破坏人的肾脏、神经和血液系统……

  小到废旧、mp3、电源开关,大到淘汰的空调、电视机、冰箱,随着电器产品更新换代速度加快,电子垃圾的数量急速增加。连日来,调查走访省城电子垃圾回收市场,发现走街串巷的收废品小贩充当着回收“主力”,就地拆解的“粗放”方式可能带来的隐患令人堪忧。

  老百姓的困扰

  “卖不了多少钱,给人没人要,扔了还可惜。”这是大多数市民对于处置废旧电子产品的困惑。前不久,家住汇丰苑小区的小庞准备搬家,整理屋子时翻出一堆大大小小的废旧电子产品,其中光旧就有3部,还有闲置多年的传呼机、mp3、电子词典、计算器等等,整整装满一大袋子。电子产品频繁更新换代,如今虽然大部分还能使用,但明显早已过时,怎样处理这些小玩意让小庞犯了愁。“能卖个三五十块钱,mp3、传呼机这些东西白给都没人要。”困惑之下,小庞只好把它们暂时带到新家,继续束之高阁。

  遇到类似困惑的不止小庞一人。家住兴华南小区的李先生家中的冰箱坏了,他打算便宜卖给收废品的小贩再买台新冰箱。没想到小贩上门一看冰箱是坏的,表示自己转手也卖不出去,扭头就要走。这么大件物品总不能放在家里当摆设,李先生喊住小贩好说歹说,最后“倒贴”小贩20元钱“运费”,才把冰箱“处理”掉。

  据了解,省城太原每年生产和交易各种废旧物资约120万吨,且每年以20%左右的速度在递增,全市每年报废的电视机、冰箱、空调、洗衣机、电脑约有20万台,其他小的电子产品则无以计数。

  志愿者的尴尬

  “如果将这些电子垃圾随意丢弃或掩埋,放射性元素和重金属渗入地下,会严重污染地下水;如果进行简单的焚烧,会释放大量有毒气体污染空气。”在金刚堰路市环保志愿者协会办公室,说起电子垃圾的危害,会长张强愁眉不展。据介绍,废旧家用电器中含有700多种化学物质,其中一半对人体有害,比如电视和电脑中的阴极射线管含有大量的铅,电池、开关、都含有汞,印刷电路板上的焊锡和塑料外壳也是有毒物质。

  早在1999年,张强便从书本中了解到电子垃圾的危害,他意识到这个问题只能愈发严重,便行动起来想引起人们的关注。工作之余,张强花600元钱做了一只不锈钢电子垃圾回收箱,挂在单位门口“试水”。看着锃亮的回收箱,张强满怀希望,打算回收效果好的话再推广。可还没出一个月,挂在墙上的箱子都不见了。

  张强感叹,近些年市民的环保意识有所提高,但对电子垃圾的认识还远远不够。2008年6月28日,环保志愿者协会在阳光数码港设立了全省首家电子垃圾回收点,希望能统一回收电子垃圾,再送到北京、天津等地做无害化处理。同年7月,环保志愿者协会还向市民发放了600份《电子垃圾回收意识调查问卷》,对“损坏或不使用的电子元件如何处理”这一问题,八成市民回答是扔掉或卖给小贩,仅有两成市民表示会送到有回收资质的部门。自然,设在阳光数码港的回收点十分冷落,志愿者们只好主动出击,游走在各大数码产品卖场,上门回收废旧电子产品及组件。然而,绝大多数商家关心的是“多少钱收”,得知是志愿者在开展公益环保活动,大多数商家都没了兴趣。

  “小作坊”的隐患

  高校校园公告栏里,不时可见回收旧电脑的小广告;在数码产品卖场,回收耗材、旧电器的牌子林立;在居民区,“收旧家电”的吆喝声不绝于耳;络上,各类电子垃圾回收信息也“常年有效”……然而,这些电子垃圾回收背后却隐藏着十分严重的隐患。

  南内环街是省城电子产品的聚集地,同时也是不计其数的电子垃圾收购者的“据点”,电脑主板、电源、CPU、显示器、墨盒等最为抢手。“价格合理,上门回收”的王大姐站在路边,向路人发放业务名片。以想卖旧电脑为由与她攀谈,王大姐“谦虚”地说,像她这样的路边回收者只是“过过手”,回收来的二手电脑会转卖给“拆解者”挣个差价。

  一名电子行业的内部人士透露,回收者从市民家中或垃圾桶里拿到废旧电子产品后,还能使用的会翻新后送到二手市场出售,价格至少翻两番;另一部分则流入彭村,拆解人将电子产品简单拆解后,把零件分类运往南方。

  彭村,拆解废旧电子产品的小作坊遍布。这里每天都有无数挂着 “回收家电”招牌的三轮车满载而归,车上堆放着外壳泛黄的电脑、电视机、冰箱,一辆辆大卡车停在村口,准备拉走拆解后的零件。走进村里,几乎每一家小作坊门口都堆放着小山一样的旧电器,有人在用改锥、钳子、榔头等一阵敲敲打打,取出电子产品零件分类堆放。碎玻璃和塑料外壳会卖给本地厂家,电线里的铜丝能卖个好价钱,电路板则积攒起来直接装车卖到南方,其余“没有价值”的废旧元件则直接扔进垃圾堆,随生活垃圾填埋或焚烧。“小作坊”的一名妇女说,每公斤玻璃和塑料只能卖一两块钱,而铜丝和电路板好卖得多。另一边,一名小伙子正利落地拆卸磁带,几秒钟工夫一盘磁带就被一分为二,塑料壳扔到左边,磁芯扔到右边。小伙子抱来一堆难降解的塑料泡沫,扔进磁芯堆里说:“这些都没用,扔掉。”

  据了解,彭村大约有四成居民在回收和拆解电子垃圾,拆解者一般都是利用酸浸、火烧等原始方法分解电子产品,电动车电池的铅酸液等废液未做任何处理便直接倒入下水道,“小作坊”就地拆解的方式,不仅使其中有用的贵重金属难以得到回收利用,而且已经成为威胁生存环境的毒瘤。

  业内外的期盼

  “再这样下去,彭村很可能变成第二个贵屿。”张强说的是全球电子垃圾拆解中心——— 广东贵屿。这个位于汕头市潮阳区西部的小镇,每年拆解处理废旧电子电器和塑料达155万吨,贵屿人由此富裕起来,但随之而来的却是贵屿人永远的痛。10年前,贵屿的地下水已被污染殆尽,人们不得不到四五十公里外的邻镇拉饮用水,拆解者陆续出现重金属中毒等“职业病”。抽样报告显示,贵屿七成儿童的血铅水平处于铅中毒程度,癌症发病率也相当高。

  市环保局工作人员介绍,如果处理得当,电子垃圾其实能“变废为宝”,而且是一座丰富的“城市矿山”。相关资料显示,随意搜集1吨电路板可分离出0.9公斤黄金、29.6公斤锡、128.7公斤铜。在电子行业工作已经30年的赵工程师认为,健全回收体系,实现电子垃圾回收再利用,产业化运作是关键。他介绍,在美国和日本,电子垃圾拆解已经形成专业分工,有专门负责回收的公司,有专门负责拆解的公司,有专门提炼贵重金属的公司等等。正因为如此,美国的电子垃圾回收再利用率高达97%以上,日本更是做到了电子垃圾的“零排放”。在上海,市民只要拨打或发短信,就会有专人上门回收废旧电器,然后统一做规范处理。为扶持正规回收公司,政府通过税收、贷款、补贴等杠杆,以保证回收企业能开出有竞争力的回收价。

  《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管理条例》将于明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国家鼓励电器电子产品生产者自行或者委托销售商、维修机构、售后服务机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经营者,回收处理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对于没有电子垃圾处理资格擅自从事处理活动的,将予以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处罚。

  今年5月31日,山西新天地静脉产业园在省城晋源区揭牌。青岛新天地静脉产业园和太原物产集团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共同开展园区的建设运营,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及利用示范项目已投入运行,以重点打造“回收、拆解、深加工、再利用”的生态产业链条牞目前省城也正在筹划设立便民回收点。这些措施令业内人士和广大有识之士都看到希望,但愿省城的电子垃圾回收早日走上正轨。本报 辛欣 文/摄

  程海静

港股
情感
游戏杂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